每每看到背包客在國外遇到講英文的挫折,以及無法與人溝通的恐懼,就會勾起我十九歲一個人待在美國念兩個月語文的回憶,我明瞭恐懼是在異地生活必經之路,並非無益,往後反而可以體會別人對於自身欠缺能力的恐懼,在國外我只能盡量撫平別人內心的不安,我不能幫助他人克服內心恐懼,而且許多恐懼是學習別人而來,跨越恐懼之鑰,在自身之上。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