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了好久才來的一年一個冬季滑雪運動,原本計畫個人搭大韓航空飛北海道,行經首爾的班機,一次滑兩國,順道拜訪在韓國久未見面的背包客,但所有的資金往後頭農地一丟,帳戶裡空蕩蕩,往裡一喊,怕是有回音。在下一期作的彩椒還沒開花結果,我們過得相當拮据。日子苦倒不怕,感冒好醫,但心病難治,怕是後年雪癌連本帶利發作,苦了Hugo,病情嚴重可能日韓兩國解決不了,需要到美國科州或是法國的夏慕尼治療一下,得了這種病,真得很可憐,還得大老遠跑去治病。

 

, , ,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