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與那王八蛋不期而遇的心情,英子只剩情緒。帶有一點點的哀傷,對自己無知的悲哀。悲憤,身為女人被社會定位的受傷腳色的憤恨,以及沒有相認的悲情,整個事件是這樣落幕。不是這樣,是哪樣?

 

原以為英子走出心中的陰霾,可以淡淡地處理整個事情,淡淡地面對,淡淡地不在乎。餐桌上的英子出奇的焦躁不安,那個王八蛋的出不出現,說實在,最好不要出現,不然我一定衝到廚房拿出殺豬最利的菜刀,在宴會上,大卸八塊。英子東張西望不安的神情,我忍不住落寞了起來,女人的心思是很細膩的,即使過了五年十年,甚至過了五十年,感情這東西被傷害了,即使傷口復原,痂在傷痛就在。

 

「不要在乎那王八蛋了,整件事情根本不是你的問題,而是他根本就沒有告訴你事實。」我對英子說

 

事實就是男生已婚卻根本沒對英子說,英子深陷感情漩渦,差點粉身碎骨。這種社會新聞的老梗,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發生在我四周。即使那王八蛋結婚的事實有告訴英子,那時候的英子也會以為對方夫妻感情不好,反正英子很好騙,事實上所有男生女生都很好騙,所有替對方著想的人都很好騙,劇情的張力常常就發生在為對方著想的點上,英子懷孕了。

 

「把小孩拿掉,沒必要替王八蛋生小孩,小孩還跟著姓王,真他媽不值得。」我對哀怨的英子吼叫,很顯然,我已經發瘋,比英子控制理智的能力還低,情緒智商根本就是零,我唯一想到的只是拿刀去砍姓〝王〞名〝八蛋〞。

 

英子還是一臉哀怨,我看的是滿臉大便,「你不會認真的想要生下小孩吧,千萬不要告訴我,那王八蛋跟你說過他老婆不能生育的問題吧?」我納悶地問道。

 

英子垂下頭,頭已經不能在低了,低到都快變成把頭藏在土中的鴕鳥,我拿抱枕丟她:我狂叫:「你說話阿,你說話阿,你媽養你是去幫人生小孩的喔,你媽養妳是要你去把自己看低變成生小孩的動物喔,你媽養你昰他媽的犯賤,你媽養你………」我眼淚狂飆而出。

 

英子變了,高中時期辯論比賽第一名的英子、講話鏗鏘有力、有自信的英子消失了。我也變了,我高中文靜的形象已經破滅,現在變成一個滿嘴髒話,一直想拿刀砍人的配角。

 

一直很有自信的英子、一直很有主觀意見的英子,在感情路上跌倒真得很令所有人意外,敗就敗在英子太為別人著想的個性,她對我說,不是為了那個男的,是為了小孩,孩子是個生命,既然已經發生了,孩子就有存活的理由。以人道為理由的出發點,再怎麼殘忍,我髒話都罵不出口,於心不忍阿!

 

因此我才性情大變,拼命想拿刀砍死那王八蛋,那個王八蛋,從來不為對方著想一下,保險套是買不起喔?不會好好保護一下對方,反正,我超級想把王八蛋變成太監。我能理解陳冠希被放話回香港後小命不保的劇情,因為性情暴戾、乖戾的我很有機會從配角變成黑道老大的主謀,這樣的戲份,應該比較多一點。

 

這齣戲,演得很痛苦、很悲情,比八百壯士還慘烈一點,人死了就算了,還真搞出人命來,是多出一條人命阿!英子要花多少歲月去面對曾經犯下的錯、要花多少時間去對自己做心理建設、要花多大的心胸去包容社會的指點?我悲愴地想對上天呼喊:「誰性慾多,誰就去生小孩啦!屎。」

 

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屎。

 

我想用〝賽〞塗滿這整個爛劇情,塗滿這比八點檔還會拖的劇情。然而塗滿英子青春歲月的是悔恨的心情,日日夜夜強迫自己面對曾經〝愛的結晶〞,以人道關懷慈悲的角色去相信小孩是無辜的。〝賽啦〞,那個講不聽的英子就是沒辦法想像以後的生活會變得多悽涼。一下子陷在男人的愛裡無法自拔,一下子陷在母愛中不能自己,英子的人生比一般人充滿荊棘,那還是自己想不開,在自己的道路上鋪上釘子,把自己的腳踩得鮮血直流,然後告訴自己,這樣做是很值得的。我還佛心來著的哩,屎。

 

我總是跟我家的小朋友講,千萬不要看連續劇,那根本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不如轉去探索頻道,看恐龍覓食,恐龍大對決的戲碼都比演了幾百年八點檔的〝娘家〞好看。我還可以想像我是暴龍,追逐著自己弱小的恐龍,把它一腳踩死,咬破喉嚨,把頭從脖子上撕扯下來,而這樣的寫照,通常是用來對付王八蛋的。

 

我家小朋友說:「小姑姑,你還說不看連續劇,不是每天在看?」

 

我實在很難開口,我實在很難對還沒發育的小朋友說英子的事情。雖然我很不負責任地隱藏起研究八點檔的心態,但是小朋友還是會上我的部落格看我的文章。我只能說,能看懂最好,不能懂,就等毛長齊了再來懂。

 

娘家劇中的〝小嫻〞不就是英子的翻版?那個小嫻不就是吃飽閒閒,自己獨力扶養了一個孩子。遇到〝文傑〞真愛的時候,還會文傑親友遭受莫名其妙的打壓,那些理由簡直比〝三隻小豬〞是成語的理由還牽強。理由包括因為文傑的三姐公司賣假藥事件,文傑的父母因為太過擔心三姐的處境,文傑的二姐因而要求文傑和小嫻分手,這樣比較不會讓父母親太過於擔心。

 

劇中、劇外,現實和戲都是〝屎〞。這牽強的理由讓我這年輕人很不能接受,敢愛敢恨是我的作風,這種要受別人左右的愛情,我抵死不從。鄉下人的邏輯,有時候我真的不懂,一個鄉下的小女孩被強暴而懷孕,最後的鄉下人圓滿的結局是把小女孩送去跟強暴犯結婚。當我聽到這故事時,差點沒昏死過去。

自己的性格,自己反而難以了解,原本文靜沒有主見的我變成敢愛敢恨。敢愛敢恨,我對自己琢磨了很久,我發現跟英子認識十多年來,有時候自己的想法根本來自英子,或許某些時候,我根本就是藏在英子內心深處的另一個英子。一個在現實存活為他人著想的真正英子,而我卻是英子內心深處亟需發洩管道的虛幻英子。這兩個英子以極巧妙的方式平衡彼此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