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無比自信的英子,在遭遇被男人糟蹋的事件後,變得文靜。而我,因為英子的事情,原本文靜變得誇張的乖戾。這根本就是一對住對門的和尚和屠夫的故事,屠夫上天堂,而和尚下地獄。事情的發展總是始料未及,屠夫在殺豬的時候,想著天天想著唸經的事情,而和尚念經的時候,天天想著殺豬的事情。

 

而我就是那位和尚,天天想著殺王八蛋的戲碼要怎麼上演。「我阿,可能真的會下地獄。」我對著英子說。我常常和英子討論八點檔的戲碼,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有時候只好安慰著英子說:「孩子生了,要好好照顧孩子之外,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自己再受委屈。」

 

高中的時候總是和英子形影不離,在英子感情受傷後,我還是在身邊照顧英子。英子的家人說,真可惜我不是男兒身,不然英子的小孩可有爹了。昏。強暴犯的陰影壟罩在我的頭頂上,有時候,我真的無法體會鄉下人的邏輯,八點檔的戲碼演得太亂七八糟,而人人當導演的現實生活,也要演得這麼不三不四嗎?昏。

 

值得慶幸的是英子的娘家算是很明理的家庭,自己的女兒感情受了傷,挺了個大肚子回家,英子的媽媽無奈地告訴女兒回來就好。我還真遇過被打皮開肉綻的小女孩,只是單純的跟有孩子的男人在一起而已,對方還是已經離了婚的男人。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在家鐵門拉下後,雙手被父親反綁,皮鞭在身上抽出一條條的鞭痕,哭死、痛得昏天暗地,我驚悚不安搖著頭地聽著這故事。最後她想盡辦法逃離家裡,逃離原生家庭、逃離辣手摧花的家庭,和過去的自己、現在的家庭做一次完完全全的切割,從此,完完全全不認父親,還好結局並不太糟,她替丈夫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孩,從此還是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我不懂這位父親的心態,也許哪一天等我變成父母的角色,我才會明白這種把女兒推出門的〝苦心〞。

 

還好英子不是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我無法想像一個人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遭受到自己原生家庭的背叛,遭到辱罵、受到鞭刑。內心隱藏著激烈性格的我,要是我遇到這樣的狀況,我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怎樣的判斷,這種假設很恐怖,不願多想,我只能慶幸英子是活在一個健全的家庭。

 

生完小孩後的英子還算平靜,平穩的考上公務員,生活在從小長大的鄉鎮,小孩一天天在英子的娘家長大,這樣沒有什麼不好,嚴格說起來,也就少了一個親爹的角色,然後英子也逐漸恢復往日的笑容,我也開始走回我原本文靜的性格。

 

就在無意間我得知英子受到感情背叛的對象是我原本就認識的王八蛋,我荒腔走板暴戾的性格又回來了。那王八蛋本來就是眾所皆知的爛芭樂,爛桃花朵朵開,憑幾分姿色倒是可以多騙幾個小女生,他愛騙幾個我也懶得計數,沒我的事情一切太平,他愛講跟誰上過床,我也是左耳進右耳出當他放屁。當我知道這腐臭的爛芭樂欺騙了英子,我怒不可遏,差點寫下英子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心裡潛藏著彷彿受傷野獸一般的衝動,
差點提刀砍將出去,隨即冷靜一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以現在英子的生活而言,只要生活安穩,衣食無虞,結婚與否,愛與不愛,這王八蛋在英子的心裡面根本就不算什麼,我又何必自做多情替英子〝受傷〞。

 

愛情本來就不是對等的關係,你愛我七分,我回敬你八分,這平衡點如何計算?怎麼去計算愛情的長寬高?英子真心的付出,換來王八蛋絕情的對待,這條感情路上,沒有輸家贏家,只有受了傷的英子。在這麼不對等的關係中,我也很難對王八蛋做出什麼舉動,畢竟這是英子所選擇的一條路。這是一條死胡同,撞得頭破血流的英子也轉了彎,事情過了,再追究,也只是跟自己過不去。難看。

 

在婚宴上,明知英子可能會和王八蛋不期而遇,我也只好放任這種可能性發展。王八蛋果真見著了英子,像是當做空氣一樣,不敢相認。重感情的英子難掩失落的表情,我看在心裡,胃酸突然間翻了兩翻,直衝鼻眼,我替英子不捨了起來。

 

英子的這段感情,來的太快,但去的無比得慢,退的速度連她自己都無法掌握。人不愉快起來,互相罵一罵把事情講清楚就算了。而這王八蛋來個相應不理,人跑得讓人找不著,彷彿沒有事情發生一樣。英子沒有哭鬧,沒有要求公道,很明顯的站在挨打的那一方,感情的鞭子抽打在心裡,一條條看不見的傷痕。我很替英子難過。

 

而這樣一條條的傷口正是那王八蛋在外面拿出去說嘴的故事,若被英子聽到,傷口上灑的不是鹽巴,是硫酸。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