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的戲份演完,我的卻正要開始。只因為我認識那王八蛋,加上先前平白無故被我臭罵一頓,這戲才會像經過鮭魚媽媽產卵孵出小寶寶長大的鮭魚寶決定逆流而上游阿游經過了這麼一個世紀長的時間。

 

英子是王八的第幾任外婆,我不清楚,我知道的是現在的王八還沒離婚,又積極地投入新的人肉市場。以前的我,聽聽就算,笑笑就好,當成茶餘飯後閒磕牙的話題。現在的我,為了英子,打了那麼多字,放在部落格給大家觀賞,不拿出來給現在身陷於慾海的暈魂一瞧,還真有點浪費。再過一些時間等〝暈魂〞變〝冤魂〞,世上再多一個英子我也於心不忍。

 

打聽了一下暈魂的狀況,年紀約莫23左右。

 

心裡躊躇了一下,女主角我並不認識,對方是什麼性格我也不懂,這麼冒昧地打擾對方,不是找死嗎?如果對方愛的深,把我當成來搶男人的話,我可惹得一身腥,跳到黃河洗不清。女主角再到處散撥謠言,我還要不要做人阿?品味搞得怎麼低極,可會笑掉人家大牙的〈註1〉。最可怕的是,英子如果知道了,會怎麼看我?

 

英子現在的個性不吵不鬧怕丟臉,所有的事情進行地很低調,並沒有多少人知道。王八愛炫耀也僅限無名無姓的外婆,誰也不知道真正的人是誰,都只說那位大學生。我是剛好雖小,不小心得知雙方男女主角的真正身份。你問我說怎麼得知?

 

這就好像我在美國念語文學校的那一段期間,大家都傳某班的台灣女生怎樣又如何,在台灣有男友在這缺砲友,我細細聽,年紀小好奇心特重,仔細琢磨男女感情,不時提出問題,望在座的大哥大姐細心開導,一不小心就知道女主角的身份。留過學的人都知道,出過國的人也知道,在台灣看新聞的也會知道,華人圈就這麼小,一個拉一個認識一個,在飯廳吃飯,不小心噴一口飯也會彈到華人,走在路上頭低低想撿錢,迎面而來的都會想跟你講中文,問你某大樓在哪裡,更別說坐在shuttle bus回家都碰到那女主角跟男主角手牽手,仔細一看男主角,阿娘唯,不就是有在台灣有女朋友的小蔡。

 

事情就是這麼來的,湊巧。更何況發生在自己的家鄉,小小一島,兩千三百萬人口,地小嘴卻多,吵雜,不想知道都難。

 

我想來想去,到底要不要告訴英子去拯救暈魂的事情,想想根本就不妥,英子根本就不知道王八蛋的近況,對於這男人,她已經盡量低調到不去打聽,我也不去說破,也害怕她再度受傷。而我該怎麼辦呢?

 

在這不對等的關係下,如果我貿然拿著英子慘痛的故事去勸導,對方不領情的話,這就像拿著自己的商業機密去告訴新來的客人,你合作的那一家公司不老實,我這不是老壽星吃砒霜,找死嗎?

 

可是我又很悶,悶的胸口發慌,內傷一天一天加重,隨時隨地可能咳出一灘血來。認識我的都知道,決定要插手的事,不會放任不管。問自己沒事找事做,何苦來哉?

 

苦苦喝悶酒〈註2〉,遇上前來的榮哥,不是陳昭榮啦。

我把我所有的苦悶都告訴榮哥,榮哥嚼檳榔的同時,聽我把話說完後,啐地把檳榔吐一地,搖搖頭說道:「這學妹真不知道在搞什麼。」很有黑道老大的感覺。

 

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嚇。

 

這世界比我想像的還小…………小…………太多…………了吧?學妹………學妹………我下巴已經脫臼,我開始後悔把王八罵得太難聽,這世界很小,我怕王八剁雞肉都會剁到我身上來。

 

不過這是好消息,竟然有我方人馬認識,那我就比較好著手進行修理王八,探口風、探軍情,深入敵陣都很方便,二話不說,我請榮哥幫我邀請學妹一起來吃吃喝喝,河邊烤肉去。

 

別急別急,這集我就把這故事劃上休止符。我打的手也痠。

 

但這年頭,尤其今年工作不好找,很多年輕人倒是很想趁這時候到國外打工渡假,我又是學有專精,榮哥藉由這理由把我介紹給想去國外working holiday的學妹。這下真不愁沒機會好好認識一下。

 

學妹長的天真活潑可愛浪漫無邪,本質十分良善,提出的問題可看出個性坦直率性,不大思想,像什麼小動物一樣,全憑原始的本能行事,一切都是神經的交替反應,換言之,有點笨。而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趕快替學妹洗洗腦送出國,要談戀愛,國外有的是寂寞難耐的男男女女,怎麼碰都不大會去碰到一個有婦之夫,無論結局,好過英子。

 

 

我承認這熱心公益做的太過火,用完我一整年好人好事的配額。

 

「可是我還有一個很愛我的男友耶,好猶豫喔!真捨不得這麼久不見面。」學妹說。

 

噗噗噗,我差點把整個快吃完的香腸完好如初地一條吐出,連帶的把剛喝的汽水噴出,我乾脆自己跳進河淹死算了。這這這,這女主角是不是希望由我口中聽到:「你們乾脆一起辦一辦一起出國阿!」好人真難當,這種話我說不出來,王八也不可能會答應,英子就是拉下鐵門後,呆站在門前的那一個。

 

「總是在錯誤的時機,碰到對的人」學妹開始講起自己的故事,這是官方的說法,我們升斗小民稱為:「他已婚」。說起這話題,學妹的眉頭開始皺了,個性活潑又沒有心機,這種人的困或最多,是那種碰到每個人都會把疑惑拿出來,請大家為她解惑。跟她說再多,都沒用,因為她心中都有另一個聲音替王八講話。

 

困惑和喜悅是戀愛警訊的衡量,當你想到他的時候困惑大於喜悅,皺眉大於開心,請閣下移動尊臀快點踢男人滾蛋,他是你真命天子的機率,小於你連中樂透100次。

 

傻孩子就是傻孩子,不給她狠狠的一巴掌,不會清醒。

 

我連忙叫孩子過來,趁英子出差辦公的這一個禮拜,跟英子提了一聲,跟英子媽媽說帶孩子去河邊烤肉,會早早回家。

 

才兩歲不到的孩子,模樣惹人憐,只會叫媽媽,看著學妹直叫媽。學妹摸摸小孩的頭,直呼好可愛好可愛,學妹說,要叫阿姨。我聽得真是刺耳。

 

學妹和這小孩玩了一會,我才提到:「你不覺得這孩子跟你男友還有點神似?」

 

學妹的情況就如同一艘艘大船遭遇湍流,在大河上左搖右晃。正前方又出現大瀑布,船隻們來不急掉頭,船艘如自由落體般墜落。隨後,她看起來很迷惘,像是迷路的孩子,不知道身在何處,不知如何回家,困惑地張大眼睛仔細瞧著眼前的孩子。

 

我什麼話也不想講,天色不早,我得帶孩子回娘親身邊。我希望她的愛慾消失地像退潮一樣快。

 

 

 

Tea time:

〈註1〉從我第一篇開始罵王八的狀況來看,我已非善類,開往地獄的高鐵不用幫我買票,我已經有對號的車票。

〈註2〉我比較喜歡喝酒,喝茶我會睡不著。曾經喝過甜甜的奶酒叫Kahlua,喝過一小口,覺得不錯,請朋友下雪山時代買一整瓶。喝了一整杯才發現原來叫做咖啡奶酒,那晚失眠,那瓶酒被朋友整個幹光,這真是傷錢又傷身的買賣阿。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