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最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內心世界。遇過許多光怪陸離的事情和人物,尤其是對於某些女生,百思不得其解。有的人,聽人家說長的像如花〈註1〉,自己倒不敢妄加評論,我只承認她對付男人很有辦法,百年難得一見的真功夫,想拜師學藝,先問問功夫底,從她口中得知有一個交往八年的男友,聽似正常,然而她的特殊玩法,不可能不會啟動男人的下視丘和累積幾百年的男性賀爾蒙,左問右問她繞了一大圈說,她姊對她的事情瞭若指掌,幫她計算一下在大學追過她的人,大概有三十幾人。嚇,路過的都算進去了嗎?有的人,長得漂漂亮亮的像鄰家女孩,心思單純沒有心機,迷惑的大眼像是迷惘的孩子,以為無名指套入一克拉的鑽戒,世上的屁屎尿不關我事,從此與王子過著幸福的快樂生活。有的人,臉蛋和學歷都漂漂亮亮,人相處起來也是清清爽爽,怎知這三十年來沒交過男友?怪哉。 

 

這個人,瑪莉蓮,在國內清清白白潔潔淨淨乖女孩形象,從沒談過戀愛,下完班,找同事吃吃喝喝順便罵罵臭男人,像是不沾塵的仙女下凡來聽聽平民百姓的煩苦憂愁,以自己活了三十歲的見解來看男人,告訴朋友這些都是臭男人,顯現出自己的清心寡欲,對這凡夫俗子粗俗的男女關係沒興趣,還說自己是處女,外面的人亂搞,自己絕對不亂來。對神聖的星座倒是很有研究,哪顆星有什麼故事瞭若指掌,還不時批評大學生連這都不知道,書都不知道讀到哪裡去了,也不知道怎麼畢業的,活像是常娥住在月球不知人間疾苦。

 

有道是,仙女還是會被貶下凡,而且還高舉雙手自願發配邊疆和番。

 

瑪莉蓮為了跟外國男友在一起而延澳洲打工度假簽證,為了心愛的男人走天涯,敝人剛開始聽到這故事的時候,可是覺得這真是個神聖的愛情故事,邊刷洗旅館玻璃的時候,邊覺得這朋友可真夠義氣的。可交,可交。

 

瑪莉蓮突然像是要糖果要不到的小孩一樣,聲調一下子變得極度哀怨,說到她得賺錢現在不能跟男友住在一起,說得我心裡酸得快要落下淚來。她說她得還母親借她幾十萬語言學校的費用,而男友又在經營葡萄酒的生意,很忙。她很想很想很想她男友,心很痛很痛很痛,痛到想自殺,我連忙好心安慰,我告訴她,我能理解她的感受,但我有個朋友,因為愛寡婦愛不成,服農藥自殺,我現在很想念這朋友,瑪莉蓮,你千萬不要走上這條路,想想大家,想想愛你的朋友和家人,如果哪天你愛的人不在了,你也會感到十分心痛。

 

我性情耿直,想到人家要自殺,就會想到我的朋友愛的悲苦,以及他家人在他自殺後的感受,所以勸戒的方向是以自殺者他家人朋友著想為出發點。可是想自殺的人怎麼會想哪麼多?還想到家人?瑪莉蓮告訴我要安慰別人最好的方式,是替想要自殺的人著想,幫她多想想,比如,多勸她賺點錢,讓她分心,不要把心思都放在愛情上面,然後多規劃一些未來的方向,多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比如國外旅館實習,讓她多充實充實。換瑪莉蓮安慰我,講錯話沒有關係,下次不要再提我朋友自殺的故事。之後瑪莉蓮跟其他同事抱怨我講這自殺的故事,阿,這樣是有間接暗示瑪莉蓮可以去喝農藥?咦?原來是我表錯情,還是瑪莉蓮暗示我可以略盡犬馬之力多多幫她去找資料規劃她的人生方向?

 

因此千萬不要告訴想自殺的人要為他人著想,還有,自殺的人頭腦想的就只有自己,如果這人跟閣下沒有十年百年的交情,閣下在旁邊勸戒,肯定有苦頭。唉,人家一句〝你不懂〞,就可以把你勸戒的十年苦功打回原形。老娘打打算盤,賠本不做。

 

談戀愛是好事,談成哀怨多於喜悅,這可是自找的。原來瑪莉蓮的澳洲男友四十多歲,離過婚,有心臟病,從事農業自己種葡萄釀酒,還是釀酒師一枚,看似前程是錦,女友還可以溫柔的照顧身有隱疾的男友,採收的葡萄後,一顆一顆放入男友口中,兩人喝喝小酒,相擁入眠。可惜,劇情總得有波折才有收視率,我才有故事可寫。

 

據瑪莉蓮透露,因為男友的家人反對她們交往,而男友又有心臟病,恐不久於世,因此,雖然相愛卻不能相守。男友之前欠了一屁股債,所住的農地上,沒水沒電,窮的只剩電話,而瑪莉蓮還被規定不能主動打電話給男生,因為男生怕家人知道,因為男生要釀酒很忙,釀酒的工作時間很久,也不方便,規定只能瑪莉蓮苦苦守候電話,瑪莉蓮還特地為了男友申請一隻電話,只要男友打電話來,她就會用那隻打室內免費的電話回撥。

 

瑪莉蓮說:「這才是真正的愛情,男生又窮又老又有病,而我卻願意守候。」這荒腔走板的和番故事,猶如馬多夫橫掃金融界的騙子故事,我還嫌老梗。倒是那一隻電話,我希望它永永遠遠地響著,在我工作時候響,在我大便時響也可以,在我睡覺時響也好,就是不要讓我知道這隻電話已經一個禮拜沒有響,因為我跟瑪莉蓮是室友。

 

她每天時時刻刻等著男友打電話來寵幸,盼得就是那聲響,時常望著電話搖頭興嘆。歷史戲劇可常上演皇帝的妃子個個打扮妖嬌美麗,在門前草地用香水澆花,時時等著寵幸的戲碼,但皇帝哪來那麼多的賀爾蒙可以用,一個一個如花似玉的妾變成深宮怨婦。敝人房內就有個深宮怨婦叫瑪莉蓮,房間裡還有兩位室友,但講中文的可就是我一個。下完班,回到房內,深宮怨婦發起嬌來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訴他男友的薄情,電話已經三天沒響。

 

「你再等等,再等等,也許他等一下就打來了,乖,我渾身惡臭,我先去洗澡。」我很怕我又表錯情,先行告退。如果我建議她乾脆直接打電話給男友,我等於找死,她會開始說你不懂,我男友怎樣又如何地連翻開戰,天花亂地的扯,這時間可以走上三萬哩,這事我不是沒做過。敝人愛惜自己的時間剩於愛惜瑪莉蓮的靈魂。有一次,自己還不敢回房拿電腦,還要再三探聽自己房間沒人,才敢偷偷溜進去拿電腦到米雪兒床上躲避。然而,瑪莉蓮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可以去敲別間的門,一間間哭訴,哭得太監可以變皇帝來寵幸她。已經躲到米雪兒房間的我,還被瑪莉蓮看到,尷尬得坐在床上用電腦。

 

因此,在下我開始練就一身閃人的教戰守則,能早起絕對不賴床,五點半起床,六點開始工作,避開和瑪莉蓮互說早安,早上十點下班,滑雪工具穿戴整齊快快樂樂出門,在瑪莉蓮寵幸的電話未響前,中午寧願餓死也不回飯店吃午餐,下午五點乖乖回飯店開始工作到晚上八點,晚班工作一結束,匆匆走過客廳裝事務繁忙樣,看到瑪莉蓮也裝沒見到,馬上拿起電話跟別人談公事。瑪莉蓮看我回房間,悄悄跟在後面,阿娘唯,我是趕快抱著衣服衝進廁所,口中還要裝著念念有詞:「阿,身上真髒,要趕快洗澡。」很怕廁所那道門還沒關,瑪莉蓮一個箭步把我從廁所裡拖了出來,這可是比受鞭刑還難過。因此,沒到在快要進入睡眠的前一秒鐘,我是不敢回房的。

 

瑪莉蓮算是我的主管,平時管房務部的事項,我到還識時務為俊傑不跟她起衝突。之前坐我這位置的小妞,脾氣可是比牛還硬,工作上和總經理起衝突就算了,生活上和瑪莉蓮起衝突,這不是老壽星吃砒霜嗎?深宮怨婦不是沒有話題可聊,現在還多出個假想敵,瑪莉蓮到處說這小妞的不是,聽得我也很煩。這小妞在工作上和經理又衝突,一氣之下說不幹,瑪莉蓮早就在總經理耳邊咬耳朵,經理連忙下達請小妞走人的聖旨,後來飯店餐廳部出問題,人手不足,小妞才又在餐廳經理說情下在餐廳兼著做。

 

總之,沒事不要招惹深宮怨婦,對總經理不爽,我也是忍住在工作的最後一天才翻臉。我在這是要好好滑雪玩樂的,不是要跟人對著幹,非不得已,也是會把算盤打的答答響才出手。牛脾氣一樣的小妞下一個工作都還沒有確定,就說辭職走人,花了錢買雪衣雪褲雪鞋雪板,這雪季才要開始,她小妞不怕就此下山。年輕就是有本錢,除了一身膽沒別的,連大腦都欠奉,問問房務部所有人,認為大家應該是要跟她同仇敵愾,殺敵出氣才對,可我們又不是來當兵,跟著她喊辭職又不是頭腦壞去,雖然大家對經理頗有怨言,但來這工作大家各有目的,計算機按按,也知道賠本。

 

自從小妞離開房務部後,瑪莉蓮的假想敵就變成總經理。話說,我記起和瑪莉蓮見面的第一晚,瑪莉蓮就跟我們下過馬威,總經理告訴她,如果我們那一個人不乖,她是可以跟經理講,經理怕她會管不住我們,就會請我們捲舖蓋走人。她最後的用意是叫我們不要亂講別人的壞話,不要講經理的壞話,不要讓經理抓到把柄,她說我們人都很好(見鬼了,才第一天就知道我們是善類)應該不會亂來〈註2〉,這樣她當主管就可以保我們平平安安存活下去。很好,很好。隨後提起在我們未到旅館工作之前,她心情不好的一次,那一次想自殺,告訴第二經理,最後總經理知道後,冷冷地告訴她,要死別死在這家旅館。才第一個晚上,就告訴我們經理的冷血和無情,怎樣又如何,well,我可是客客氣氣聽完三十分鐘才找藉口離開。心裡才納悶想,不是叫我們不要說經理的壞話嗎?阿怎麼說人壞話的都是瑪莉蓮。

 

總經理的事情怎樣又怎樣,說久了,總是沒有話題。暢銷歌手都會換人當了,假想敵也會換人做做。後來反反覆覆經過這樣的事情,我才當她在唱山歌浪費我時間,我是來這滑雪,不是當垃圾桶吃不營養的垃圾,尤其敝人對於她仙女的愛情觀很不能苟同。

 

雖不苟同,也不說破,假想敵這位置我可不想當,瑪莉蓮在愛情裡把自己塑造楚楚可憐的形象,卻又把自己封閉在富有攻擊性、處處充滿敵意的殼裡。

 

 

旅館裡的馬來西亞廚師人很好,總是會煮綠豆湯給我們喝,廚師叫我拿一碗給瑪莉蓮消消火,的確是該消消慾火,這癡女簡直一整個慾火焚身,全身著火,她女性賀爾蒙已醞釀三十個年頭,已經挾千軍萬馬之勢,魚陽顰鼓動地來,無法抑制。

 

因我小哥的婚事回台十天,瑪莉蓮託我買避孕貼,對於男女之事我沒多問,要買一就買一,要買避孕貼絕不買保險套,也不敢自做主張到處嚷嚷,連十年的交情米雪兒都沒說,連我爹我娘都沒敢提。內心恭賀恭賀,用的愈多愈好,不然走在走廊上,和瑪莉蓮的目光一對,我就知道那寵幸的電話有多久沒響起,看那哀怨的眼神會讓我想自殺比她早走一步。

 

等瑪莉蓮的避孕貼一到手,立刻請教外國的同事:「how to let my boy friend fuck me?」〈註3我講的一點都不誇張,中文我直接翻譯,大意是:「要怎麼做才能讓我男友上我。」我聽得差點沒吐血,和男友在外面約會吃飯看電影,瑪莉蓮買單,因為男友窮,買書送禮物,瑪莉蓮買單,因為男友窮,就連脫光光身上貼著自己買來的避孕貼送上門男友都對她沒興趣。我的媽阿,這根本不是男友,是金光黨,而且還滿有品味的,不吃嗟來食阿。看官一定會很好奇她男友為何不上她,這問題我還真問過,大概意思是她男朋友有心臟病之類的,她很怕男友中途挫掉,不然就是男友疼惜她是處女,一個又老又病的男人,不敢毀了她的人生。瑪莉蓮癡癡地相信這一切都是男友為她好而且她也很體諒男友。

 

這讓我想起大學的室友,除了米雪兒,還有另一個室友美若天仙,是那種我第一次看到我驚訝個三秒鐘的美。有一天,我們大家請當時非常外貿協會的這位美女仔仔細細來形容她男友的長相,其實我們都認識這位男生,但總要女主角描述人家的長相才說的準。女主角她老人家說她沒有仔細看過,就連走在路上都有可能認不出男友,我們大伙下巴有三個小時合不上嘴,剛開始震驚莫名,我們追問難道都不會深情對望個一小時之類的嗎?女主角說他長得太醜,她對望不下去,這這這,那男生不會覺得很奇怪,自己的女友都不看自己,她說她都告訴男友,她非常〝害羞〞,語焉不詳亂呼弄過去。我們大伙為了這件事情笑了十年,笑到現在。

 

這段感情根本就是瑪莉蓮用金錢交易換來的,男人很窮,吃喝拉撒都靠她,她出錢出力換來的卻是苦苦等候男友的寵幸電話,等那男人餓了無聊了想買禮物送自己時,就會打電話給瑪莉蓮。她也是有脾氣的,很大的脾氣,男友久未打電話,或是等侯了兩個月,見上面才只有三天兩夜的行程,付旅館錢、飯錢的人總還可以發發脾氣,進入不喜歡的餐廳會和男友說這餐你自己吃,這男人就是帶她來買單的,連哄帶騙,瑪莉蓮還在飯桌上幫他開了一瓶葡萄酒。還很好心地替男友著想,男友是釀酒師,沒有錢可以品嘗別人釀出來的酒,自己可以多幫忙就多做一些。這是把人灌醉,想上人家的態度吧!這癡女瑪莉蓮總以為誠意可以感動上天,無怨無悔的付出可以讓男友真心真意的寵幸一下,要上演男友強暴的戲碼,即使瑪莉蓮全身上下整過形,那男的都不會碰,即使男性賀爾蒙過剩,心裡幻想的也未必是瑪莉蓮,瑪莉蓮不換顆腦袋,要這男人想她碰她心裡有她,吃大便比較快。

 

引網路人氣作家草莓圖騰所講:「每個人都喜歡當自己是獨一無二的,自己的戀愛最纏綿悱惻,自己的故事最動人心弦,自己的戀人最特立獨行,自己的苦惱最驚天動地,就連自己的問題,都是絕無僅有的。」但從旁觀人來看,這愛情談得荒腔走板、悲哀兼可笑。時窮〝節〞乃現,平常在人面前裝得俗事滴塵不染那個都不是真的,遇到事情的反應才看得到本性。

 

後續因為瑪莉蓮簽證到期,殷切地希望總經理幫她申請工作簽證,後來工作中陸陸續續鬧得不愉快,在瑪莉蓮的吵鬧和經理的刁難下,這工作簽證算是破局了。不然,這送外賣的故事還有的演,之後是聽說瑪莉蓮積極地想要飛回澳洲賺錢。但是送披薩的故事演得也太長了,客人不要閣下的披薩,還把閣下找客人的錢騙光的劇情我已經沒興趣,識時務地在她人生舞台下台一鞠躬。

 

 

後記:

自我像是土地,不管遭受多強大的風吹雨打颱風侵襲,在春天來臨時,經由春風輕輕一拂,土地就可孕育出花草的生機,這一片土地仍就綠意盎然。然而,土地有被汙染的危機,農藥重金屬汙水危害土地,所有在土壤裡的養分通通不見,就像自我被抹滅、被消滅,會自我懷疑,重新的力量無法內生,只好外援。

 

我看瑪莉蓮的角度其實很悲苦,瑪莉蓮對我而言,就像是患了憂鬱症的人,我卻無法救她,我不是個殘忍的人,但我也不是心理治療師,能力其實很有限。我也試著勸瑪莉蓮放手,廚師勸/室友勸/工作伙伴勸/主管勸,但都沒有用,還是要她熟悉的家人和朋友幫助她,帶她走過難關,其實她本性不壞,只是自我一時找不到,上演了一齣鬧劇,不怪她不怪她,還希望她要走出找到自我,期待世上多一個綠意盎然的瑪莉蓮。

 

 

 

 Tea time:

〈註1〉這位愛蓮小姐的故事很多,由於踩到我對朋友定義的警戒線,我慢慢遠離,在她的人生舞台下台一鞠躬,很可惜沒學到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技。

 

2〉事實證明,亂來的人很多,包括的那位愛蓮小姐。

 

〈註3〉瑪莉蓮對英文很自負,出口的英文卻很粗俗。有人問我為何用fuck,怎麼不用make love?在大學念了五年的英美文學都不敢說自己英文厲害,哪來的自信去批評指教,說英文論實力是要講魄力,fuck是真正有英文實力的人才講的出口,我們這種市井小民只有甘拜下風的份兒。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immy
  • 這是小說嗎?
    我為什麼都沒遇過這樣的痴女啊!
    哈~
  • 等你遇到了,會挨北叫母求饒的。

    aligachou 於 2009/05/03 01: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