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救護車看前方有車檔道時,就會鳴聲示響,我對於這種聲音特別敏感,尤其在旅行。一個人在異地,孤獨的身影,隨著那聲響的靠近,寂寞漫天襲捲而來,彷彿隨時客死異鄉。在美國費城,半夜常被救護車、警車的聲音吵得難以入眠,甚者,半夜驚醒噩夢連連,諾大的房間有三面窗,吹飄的窗簾裡暗藏著驚魂,我頭埋被裡暗叫,要死也不要死在沒人認識我的地方阿。當年,柯林頓為了總統大選來費城拉票,全城戒護,一路上的警笛悠悠響個不停,馬兒警衛隊隨伺在後,很有起草獨立宣言古城之味,可惜,那聲響,完全讓我感覺客死異鄉的孤寂。在紐約,那聲響簡直沒完沒了,夜晚總覺得有槍手隨時在你身後開上幾槍,演上個喋血街頭,忽地,流浪漢會伸出手來要錢/香菸,要個沒完沒了,走個一街拐個彎還是碰到,這讓神經敏感的我嚇個半死,嘴巴不講,心裡不想,聽到聲響,客死異鄉之念從心底深處汩汩流竄而出。

 

在國外要克服這樣的孤獨/寂寞/恐懼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真的,愛蓮是我看過最有勇氣的人,一般的人簡直望塵莫及。有的人對於愛蓮的事情不削一顧,有的人認為是醜人多作怪,有的人義憤填膺覺得愛蓮如此玩弄男人的感情實屬不該。總之,對於感情劇,別人愛怎麼演是別人家的事,感情本來就不平等,要玩一段真真假假的感情定會有人受傷,愛情這門課複雜得很,不比哈佛商學院裡的包裝行銷自我課程簡單。愛情需要包裝,甜言蜜語/似是而非的語言哄的對方欣喜又迷惑;愛情需要手段,換上露背超級迷泥短裙擦上口紅,但卻又不讓對方有機會撕掉保險套的小袋子;愛情需要頭腦,當朋友有狐疑的眼神出現,有辦法胡亂瞎矇騙將過去;愛情也需要會算時機,主角該退場就需退場,避免被王水潑到惹得一身腥。愛蓮是我看過在愛情遊戲裡吃得最開的人,而且能夠全身而退。

 

如果是擁護偉大愛情的看官們,請不要把我和愛蓮劃上等號,我讚揚她高明的手法並不代表我是這樣的人,我跟她相處一年左右也吃了很多暗虧被人憎恨/心裡被人罵犯賤,這我都沒對誤會我的人解釋,沒什麼好解釋,因為我們根本不是朋友。但知道我的人,是知道我的,就像當年在大學時,我跟我姊妹淘說我認同一夜情,她們睜大了眼好像我隨時會去送外賣一樣,男生知道後好像我全身很髒快得病一樣的驚訝,現在的我們還是很好的同學和朋友。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認同這種東西並不代表我和那一樣,只是很單純的認同,就像我認同同性戀一樣,不代表我是同性戀,謝謝老闆。

 

愛蓮玩起的愛情是零和遊戲,沒有雙贏的可能,只有慘敗的一方,慘敗的照我看來都是男人。這就是我佩服的一點,從大學交往八年來的男友說分手,就一個頭也不回;在研究所比她年紀大的學弟,為了她,可以拋棄婚姻,她回國後,男生可以演出瘋狂找人戲碼,累得她躲在家裡不敢出門;年紀比她小的廚師M,不放過;年紀大她快二十的男人,不錯殺。任何只要表達對她有興趣的人,都會倒大楣。

 

話說,認識愛蓮是在雪山。大伙一群人租好雪鞋雪板參加了第一堂的滑雪課程,愛蓮當時不在我們這一群中,她在別家旅館和韓國人一起,但她卻出現在這天中,自個兒買了雪板獨自一個人摸索。對她的長相非常深刻,相信看過的人都不會忘記,說她醜也太不人道,也不能說她美,只能說她很有自信,就像當初如花出現的時候,那種堅不可破的自信,唉,就點到為止,再善良也沒辦法做出違背良心的稱讚。但是不可以貌取人,真的,愛蓮的腦袋,可比那些擁有漂亮的臉蛋還值錢多了。

 

愛蓮人很熱心,只要大家有任何問題,她都會想辦法解決,即使自身沒法解決,她也會不顧一切為大伙找到方法。這招剛開始非常受用,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愛蓮也非常愛爆料,爆的不是隔壁老王的料,爆的是自己親身經歷,笑點很多,沒有老梗,非常特別的一個人,這招又和大伙拉近了距離。光是這兩點,就可以讓冷若冰霜的美人往旁邊站去,愛蓮就像英國歌唱比賽中爆紅的歐巴桑蘇珊,一首首動人悅曲從她口中唱出,不僅僅撫慰旅人寂寞的心情,也擄獲男人的心房。

 

沒多久,愛蓮遇到麻煩,她旅館來了個新主管是個瘋子,成天找碴。愛蓮眼睛對著主管瞧,主管說愛蓮對她決定充滿挑釁,不朝主管看,主管覺得愛蓮不尊重,搞得要上不下難堪極了,那家旅館的亞洲人一個個打包走人,愛蓮覺得不捨雪山,拋出救命警訊,問問哪家旅館肯收留,七月底八月初的雪季中,她投遍了各大家旅館餐廳都沒著落,我就這樣,把她拉來了自家旅館面試,後來成了我的同事。

 

剛進來的愛蓮對主管S頗有好感,她說S長睫毛大眼睛非常電眼,她常常和S談天說地,悶騷的S可是大氣也不敢喘,客客氣氣地保持距離。當時的愛蓮和交往八年的男友尚未分手,well,我只覺得人在國外,什麼堅貞的愛情都是表面上說說,結婚證書也有人當衛生紙往屁股擦,我不是神聖愛情的衛道人士,但我卻覺得這比口中說出堅貞愛情故事的人瑪莉蓮更真實。

 

我要的是真實的人生,而不是如花似雪的浪漫愛情故事,找到一個帥氣又有才華的男人,無名指套入鑽石婚戒這我小時候愛情小說看多了,沒興趣,我常看到聽到的都是男人找到的老婆通常是主婦/母親/會計/秘書/助理/管家/媳婦/母牛/瘋狂家事運轉機器………等等等等身份,但是,常常不是愛人,那重身份,男人通常會另外找別的對象擔綱,這就是再真實不過的人生了。我好奇愛蓮這樣的真實人生會有什麼樣的碰撞、衝擊,我總是睜大眼睛去看,才捨不得把頭埋在沙裡去批評,戲不演到最後一刻,我不會閉眼。

 

一晚,大伙下了班的晚上,閒來無事,相約去PUB找樂子,三個小女生嘰嘰喳喳像酒醉一樣吵著要找一個男人,我們三個裡面,並沒有把愛蓮算在內,因為覺得她應該也沒機會,我們實在太輕敵了。就在舞池裡,只要有任何男人進入我們三人中,大家就開始謙讓了起來,拼命把男人推向給其他兩位女生。就在讓來讓去的過程,鏡頭拍下愛蓮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當光剪出舞的形狀,我看到愛蓮跟男人擁吻的影,有道是,一個女人一台戲,三個女人都斷氣。突然間,我覺得我的人生好空洞,空洞地很虛偽,愛蓮讓我覺得這不是刻意塑造的真實人生。

 

才來沒幾天的愛蓮,在旅館造成轟動,榮登八卦女王寶座,人氣指數爆高,網頁流量爆點,大家跟著她轉,也跟著我轉,跑來問我許多問題,我像是小跟班一樣,頒布山寨大王的指令:「宣S,現在愛蓮宣布要寵幸S,請把S拖進來寢室,其他人等散退,平身。」我揶揄愛蓮,昨天我們可清清楚楚看到你跟男人擁吻阿,愛蓮呆了一下,表情異樣,我以為她為了面子,會死不承認,歪了頭,想了一下,對我說:「哪一個阿?你們看到哪一個阿?昨晚我親了三個。」人生有很多碰撞,衝擊,開始不知其中意義,但一再一再,當時間展揚,總有一些是真的。

 

至此之後,沒有比賽的念頭,一丁點都沒有。對手是船堅炮利,而我只是一顆雞蛋。

 

S開始注意起她來,而曾經向我表達喜歡之情的小廚師M也開始對她有興趣,這些人順著這一股風潮被襲捲到愛蓮的裙底下。愛蓮藉由M的愛意巧妙地引爆S的醋意,兩人在同一晚吻了愛蓮,差點大打出手,口出惡言,兩男掙一女的風波未平,故事有得看。

 

愛蓮還是比較喜歡S,悶騷的S什麼話都不說,愛蓮心中卻知道S是喜歡愛蓮的,別問我怎知?可能是那一吻吧!火一樣熱烈燃燒的M,到處尋找愛蓮,哪裡都找,哪裡都不放過,連我房間棉被翻起來也找,我開玩笑地說,這樣會被人誤會我跟你有什麼姦情的,不要再來我這找人了,M像傻弟弟般笑笑地說聲道歉,我卻知道愛蓮躲在哪,愛蓮躲在S的被窩中,由於M不敢進S的房間,讓他翻遍整座雪山都找不到人,M夜晚一聲聲哀怨地叫著:「愛蓮,sleep with me, please」我從沒聽過比這更淒厲的叫聲。

 

愛蓮也樂得把她不想跟M在一起的事情告訴S,S一步步走上愛蓮鋪的紅地毯,在房裡做出了什麼,我不知道,我總不能拿著槍對著他倆說,有姦情快承認,都成年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負責就好,不必廢言。然而,我只聽到愛蓮說,男生想摸她胸部,她逃開,不知發生什麼,這齣戲倒是落幕了。

 

接著,愛蓮的表哥〈註1〉也到了雪山,表哥性情傻直,沒有社會經驗,沒有戀愛經驗,看到什麼講什麼。愛蓮仍在PUB荒腔走板的演出,演到餐廳的經理都問我,愛蓮有沒有回宿舍睡覺,那時只聽愛蓮說表哥抓著她的頭往牆壁撞,兩個好笑的兄妹形成強烈的對比,一個愛情經驗豐富的老手,被一個完全受到驚嚇沒有經驗的嫩手抓頭往牆壁撞去。我忍不住大笑。笑。笑。笑。

 

廚師M也在PUB和愛蓮鬼混,那種感覺像是在等愛人回頭。很悲悽的。友人忍不住問和她接吻的男生倒底長得如何/接吻技巧如何,愛蓮說她也不知道,燈光昏暗,有人拉著她跳舞,她就覺得像公主,拉她跳舞的人像王子,唉,我只能說這種人活得真快樂。突然,我覺得自己是雞蛋,並且快要裂開。而接吻技巧方面愛蓮隻字未提,三棍也打不出一響屁來。隨後的夜晚,因雪季快結束,工作人員陸陸續續結束工作下山,愛蓮的房間只剩她一人,每晚都和M演出追趕跑跳碰的遊戲,愛蓮到處東躲西藏,不喜歡這樣也不面對M爽爽快快給一個巴掌結束,雪季結束前幾天常常聽到卑微又悽涼的叫聲:「sleep with me please…………愛蓮,don’t go」我想愛蓮應該也很沉溺於這遊戲中,所以並未多說什麼,以朋友的角度而言,他倆玩得高興即可。

 

雪季結束,我們和M交情還不錯,打算去他家鄉坐坐。遊完飛利浦島,看過可愛企鵝,便出發到阿德雷德,在M家嘻嘻哈哈說說笑笑也挺好,一日早晨,感覺她大概六點多便起身不見人影,前晚依稀記得她說睡得很冷,敝人當時生病感冒咳受發燒都沒比她冷,照樣睡我的大頭覺。醒後,只覺得莫名其妙的M跑來告訴我,他覺得愛蓮真無厘頭,竟然跑去鑽到他被窩裡,還跟他講很冷,明明這天是最近幾天最熱的一天了。我說,照我病生成這樣,一個月都還沒好的我,應該是要被凍死才對。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之後,M餘情未了,每個禮拜準準時時打電話給愛蓮,說有多想念,希望愛蓮到凱恩斯找他等等,哪知愛蓮當時在西澳跟房東打得火熱,房東大她快二十還會暈船,臨老入花叢的吃相真得很癡情,到嘴邊的肉是獨一無二,不聽勸戒,力排眾意。Well,人家談戀愛是人家有本事,我也不想多說,我只是看戲的人,沒有誰對誰錯,只有傷心的人,而M在此,注定落敗。

 

我看得出來房東很喜歡愛蓮,但對於她的行為很疑惑,四十幾歲的男人結過婚還看不清,還要問一顆快要裂開的雞蛋。一天,他把我拉去問愛蓮的事情,有很多事情,他不懂,老大,我也不懂阿,PUB裡怎麼會有王子公主的戲碼出現,我不懂,明明很熱的天氣卻說很冷,我不懂,您老大到底是發生什麼事阿?我好奇著。房東說,明明愛蓮已經告訴他有交往八年的男友,他知道,也很守本分沒做出踰矩的事情來,但愛蓮同時又告訴他,她喜歡有人從後環抱的感覺。我嘴巴緊閉沒告訴房東愛蓮的任何事情,戀愛這種事,困惑比喜悅還多這是自找的,只是覺得這根本就是瑪莉蓮的愛情故事顛倒在演,細節不多說。

 

愛蓮的愛情遊戲行為多誇張乖戾,我都無所謂,只要是被我認定為朋友的,我只會告訴她,你不要受傷就好。其他的人受傷,不關我事,自有傷者的朋友會去安撫,也不用我多嘴或行大義滅親之勢,一舉殲滅我所有朋友。我對朋友寵愛的程度有時會超過對愛情神聖的界定,感情喜怒哀樂隨人,但對於朋友道義不能不顧,背棄朋友道義者,恆背棄之。瑪莉蓮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是因為她所有的話題都繞在她的男人和工作簽證的問題,強迫她人中獎,再者,她以批評的方式來關心同事們的狀況,散彈亂槍打鳥,見人就說,垃圾不斷丟出,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這不是一個做朋友該有的行為,我會閃。

 

然而,和愛蓮相處久了,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彼此的朋友圈緊密結合,讓我實在是很容易陷入愛蓮和朋友之間兩難抉擇的矛盾困境,讓我難以取捨。這尷尬的場面發生在廚師M生日那天。話說廚師M生日前幾天,是愛蓮先過生日,M情深義重地送了愛蓮精挑細選的雪鏡,之後隔沒幾天換M過生日,因前年M盛情招待我倆,還幫我過了生日,親手做了蛋糕給我,這次,我可是想了很久,趁小哥結婚回國之際,買了一條澳洲人抽不到的香菸,外帶一個從綠島帶回特殊造型的打火機,別人敬我三分,我可是會客客氣氣地回禮七分,不占人便宜,當初也是我買了禮物才敢登門拜訪M一家人,這年他弟上山過生日,還是我一個人出三五十塊買生日蛋糕大家同歡,愛蓮在哪?不要問我,她可是一毛錢也沒出,這我不計較,金錢之事,和愛情一樣隨人高興就好。當我從台灣帶回禮物,愛蓮苦惱地問我要送什麼,我告訴她禮物項目,她卻問我,可不可以一起合送?我心其實冷掉大半,沒騙你,不是她要不要付我錢的問題,心裡知道她絕對不會付,但嚴格說來即使M不是愛蓮的情人,對一個朋友怎能如此這般,我實在想不懂。

 

我不懂的事情可真多,真的像是脆弱快裂開的雞蛋,而且急速往下掉。

 

M生日那一晚,總經理剛好慰勞房務部的辛勞,讓房務部的我們開了一間客房使用,大伙坐在客廳閒聊,我和愛蓮討論禮物的事情,我以朋友的立場提醒愛蓮得好好處裡M的事情,人家生日,多少得表達一下誠意,人家去年很照顧我們,愛蓮生日的時候也幫忙慶祝,愛蓮沒由來的一句話:「我跟他睡還不夠犧牲嗎?」這句話把大家都嚇傻了,沒人敢接話,連她親弟弟的表情都很怪異。男性愛情高手不在場,否則一定有更難聽的場面,只有老手對老手才看得出功力。有三分鐘大家不敢說話,只聽見電視機的嗡嗡嗡,就在那一刻,我忽然覺得愛蓮這個朋友,我不要了。清晨,睡在被裡的鴛鴦還未起身,我把禮物放在他倆門口,隨便愛蓮怎麼講,合送也好不合送也罷,轉身,在她的舞台下台一鞠躬。

 

廚師M看清事情的全貌是在房東來雪山找愛蓮的時候,看到愛情的敵手才心裡一橫,內心的愛意走樣後變為憎恨。有許多人,一定要發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才會死的瞑目,才會選擇投胎,M就是其中一個。本對愛情有憧憬的男人,我相信內心帶著憎恨情緒的男人,是要有情緒的出口,有些以嫖妓劃下句點。愛蓮沒有特異功能,愛情像一面鏡子,她是住在鏡子裡跟著起舞的人,面對鏡子的舞者怎麼跳,她也就這麼跟著翩翩起舞。當你冷冷看著鏡中的人,她也是雙手環抱,冷冷地看著你。跌,是因為舞者想跌,你不這麼想你就不會跌。

 

舞是鍛鍊。你要理解疼痛,快撐不住的時候,舞才要開始。跳舞絕不舒服,你動你痛,都以身體表現,由內而外,由外而內。我看愛蓮跳過許多舞。忘記痛,如此你跨越。

 

Tea time:

〈註1〉表哥和愛蓮之前完全不熟,長得是圓是扁也不是很清楚。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周敦頤
  • 西澳小鎮的交集

    這一篇愛蓮說
    看得下巴都要掉了..


  • 人生真的有很多碰撞和衝擊,很抱歉衝擊到你的下巴。

    aligachou 於 2009/05/06 23:06 回覆

  • 雯
  • 呵呵呵
    近年來讀到最好看的劇本了
    很榮幸參予演出那三位斷氣pub女之ㄧ
    看來無數澳客的人生都因為愛蓮而光亮了起來
    如此精采!!
    她絕對是功德無量...善哉!善哉!
    既是神的等級
    咱們必然得敬

    而遠之了
    呵呵呵

  • 本文功力僅展現出愛蓮的十分之一,唉,沒有送熱開水熱毛巾無法得知其他的十分之九,有愧讀者。

    aligachou 於 2009/05/16 19:38 回覆

  • Cash
  • 到底需要多大的憎恨
    才能驅使我寫下這麼落落長的一篇
    至今我仍不想知道答案
  • 不需要多大的憎恨,只要是奇人異士都有可能上榜,這才是寫作的樂趣阿。

    aligachou 於 2009/05/21 01: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