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最大的罪惡是偷竊,就算是你說謊也屬於偷竊,因為你偷走了別人知道真相的權利。」看過〝追風箏的孩子〞這本書的人都知道,這句話是阿米爾的父親教導阿米爾,但更諷刺的是一直以來所景仰的父親原來是個小偷,是最惡劣的那種小偷,偷走他知道有個弟弟的權利,偷走哈山的身分,偷走阿里的自尊......。

 

這本書我一直很喜歡,精湛描寫人性,刻劃出人性黑暗和光明的一面。人性像是深刻的內裡,瞭解了人性,似乎就像是瞭解了宇宙的奧秘。詐騙集團就像是本書中阿米爾的父親犯了人類最大的罪惡,說謊偷走上當民眾知道真相的權利,還偷走上當民眾的金錢,更諷刺的還是假扮〝警察、檢察官〞來偷東西,最後還偷走受上當民眾的自尊。〈註1〉

 

我接到不少次的詐騙電話,各式各樣,大多數聽到的是大陸口音。五年前說澎湖賭場開放設立,開說明會有禮物發放,還有打電話過來裝朋友哭訴說,出了意外在醫院沒錢付,緊急需要三五萬醫療費,更有喊爸爸叫媽媽要付贖金,前兩個月詐騙人員裝銀行行員打電話說敝人帳戶被盜開戶頭,要我去報警,前兩天詐騙人員開始裝警察打電話給我。

 

X的,早上九點打電話給我,敝人還在睡覺。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沒事千萬不要吵我睡覺,沒重要的事情吵我睡覺根本就像是開瓦斯自殺,自我了斷的行為,如果閣下還是為了自利的事情吵我,那可是上吊後還會被我朝背後開上三槍。有交情者,必先有赴死的決心才敢來吵,沒交情者,殺無赦。

 

敝人十分痛恨詐騙集團,正因為他們利用了人性的弱點,害怕/無知/善良/貪婪,對人性勒贖來達成詐騙金錢的目的。基於此點,通常我接到詐騙電話都很容易動怒,情緒非常激動地把對方狠狠臭罵一頓,然而,接久了麻痺了無趣了,最後假裝平靜不生氣,還慢慢地跟他們聊了起來。

 

詐:「由於你的帳戶被盜用,被罪犯用來洗錢,這部分的金錢我們要凍結,可否提供現在帳戶的餘額?好讓我們凍結非法資金。」

 

我:「喔,我帳戶很多錢喔,每天工作到很晚,都沒時間花錢,有一千八百九十一萬四千兩百二十七元,聽清楚了嗎?有一千八百九十一萬四千兩百二十七元(非常快速的念過一遍)。」

 

詐:「好的,我們檢察官會請收發室把相關的訴訟文件寄到受害人地址,告知此案審理進度。請問是否住在XXX地址?」

 

我確切的知道他們拿到我手機/地址/銀行帳戶資料是從我網購而來的,知道我地址的人太容易了,一點都不感到驚訝。稍微有法學常識的人也會知道,這種訴訟文件一定都寄到戶籍地址,何須問?怎麼還會有白目的警察以這種方式表達知道民眾的地址來取信民眾,而且警察又不是檢察官,還管起訴訟文件,還告知檢察官會請收發室來通知,幹幹幹幹幹幹什麼,有法學位的我寫的詐騙劇本都會比這精彩。

 

我:「沒有喔,我現在住在台北。」語氣非常平靜。

 

詐:「喔,這樣阿,是否方便出庭作證?請問小姐的職業?」(哭么,這根本轉得太硬,是想套我的身分背景嘛。)

 

我:「我是做服飾的,每天開店都要用到半夜,可能非常不方便出庭。」

 

我眼睛還沒張開,噴嚏打了一次,鼻毛飛出五根,口水噴出九滴,哈欠連打數百個,手機電力大約降了三格,時間過了三十分鐘。

 

背景聲:隊長呼喚此名員警之聲

員警:「隊長,我正在處理XXX被盜開銀行帳戶的事情………。」員警隨後被呼喚走,招呼我的換成這名隊長。

 

時間走得太久,敝人早晨要梳洗一番,頭髮一根根還要分開洗,沒有多久的時間跟詐騙集團耗。

 

隊長:「您好,我是XXX分局的隊長,請問員警在處理這案件中,有沒有什麼疑問的地方?」(靠,我還是嫦娥下凡的仙女哩,仙女的疑問可多了。)

 

我:「隊長喔,疑問有一些啦,不知隊長你的英文好不好?」

 

隊長:「會一點點。」(我就偏不信你這詐騙的腦袋可以從A給我順順利利的念到Z)

 

我:「Could you please speak “fucking” English with me?」

 

隊長:「…………」

 

我:「隊長,你聽懂得我在講什麼嗎?」

 

隊長:「………………」

 

我:「隊長,都升隊長了,哪有這麼簡單的英文都不會阿,還說會一點點,是根本一點點都不會,幹,隊長,你買官齁?不然就是詐騙喔,很好賺齁?會有報應的唷,勸你多讀一點書,每天頭腦只想著錢,會和法官相見歡。」說話的口氣有多賤,就有多賤。

 

當詐騙的對象開始懷疑時,詐騙集團容易被激怒,而且都會請對方打104查詢,敝人不聰明但絕非會乖乖地走向他們指引的道路上。我時時在想,詐騙集團每天打上幾百通的電話,那種被懷疑而捍衛自己立場的怒氣早已被訓練有素,反而是善良的民眾遇到這種來搗亂來騙錢的人,平白無故的生了一場氣。剛開始的我,總是因為詐騙集團惡劣的手法,每每生氣,現在的我,如果時間允許,我都會惡狠狠地修理他們一頓。

 

 

 

 Tea time:

〈註1〉有些上當民眾礙於身分地位/面子/自尊而放棄報警,事情不敢張揚,咬著牙裹著血水往肚裡吞。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含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鱉三、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騎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每天全省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為業。並貼近被害人偷聽、偷窺、蒐集個人,及家人、朋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當您提款或消費時,便出現在您身旁 )。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每天24小時用老人、女人、小孩在所有人群出入口,或在被害者家門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作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前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到家中作案(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四周包抄的方式以手機相機偷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台灣共犯)。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