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上,存了錢狠下心和雪倫〈註1〉買了從台北回高雄的飛機票,才搞清楚搭飛機是怎麼一回事,飛機離地前莫名的興奮,離地後就像是坐上了海盜船,摀上嘴巴還是呵呵笑個不停,開心地吃著機上的花生果,還在幻想半年後去美國的兩個月旅行是什麼光景,飛機已經盤旋在小港機場的上空,不一會兒,我已經到家。

 

雪倫幫我買了飛機票,帶我登機,帶我回家,我像是小孩一樣開開心心地吃著開心果,腦袋幻有綺麗的夢,彷彿南瓜變了馬車來迎接我,一切的現實離我太遙遠,希望永遠都不要長大。

 

大二的下學期,鬧了家庭革命,跟小哥借到一些錢補足美國語言學校費用,自己找好語言學校,買了機票,一個人旅行去。年紀未滿二十,連張信用卡都沒有,身上的錢不確定夠不夠,南瓜也變不出馬車來,那種感覺像是把剛出生的嬰兒丟在水裡叫他游泳,臉上只有一種表情,徬徨無措。很幸運地,年紀小,受到的照顧比較多,敝人感激在心頭,往後的旅遊,有多少幫多少,稍微有禮貌一點的年輕人,不拒絕不拒絕。

 

然而這種心情,在我遇到愛蓮的表哥後,有了轉變。

 

表哥大我兩歲,小康家庭,有出國經驗,當完兵,這次來澳洲是休了學打工度假。照背景看,應該是夠成熟了,怎麼會壓著愛蓮的頭去撞牆〈註2〉?搞不懂搞不懂,難不成是外星球來的外星人?看人,我通常在第一時間是看不準的,但敝人對於荒誕的行徑非常好奇,即使矇著頭也會拿著手電筒繼續看下去。

 

愛蓮幫表哥網路申請打工度假的資格,又在雪山上幫表哥找了工作,然而表哥和人聊天一派輕鬆:「喔,來澳洲打工度假很簡單阿,找工作也很簡單阿,這裡工作很多,隨便找都有。」這嘴臉讓我想到一個角色,表哥的長相我不敢批評指教,但對於看官沒有影像我倒是很內疚,閣下可曾看過海賊王裡有一個老鼠軍官,嘰嘰嘰的笑聲,賤臉配上微微上翹又不剪指甲的小指,嘰嘰嘰像老鼠奸詐的笑,說有多賤就有多賤

 

從這件事情就知道,表哥不會做人,讓表妹跑得要死要活,面子不做給表妹愛蓮,也好歹花個錢請愛蓮到餐廳吃上一餐,或是愛蓮有什麼要求,得客客氣氣照單全收,要耍面子要擺場子,大老闆可得給足員工甜頭吃,不然人家幹嘛替閣下賣命?什麼客氣禮儀面子請吃飯都沒有也就算了,看在親戚的面上不計較,表哥還借東借西借雪褲雪板,請愛蓮當教練,閣下有這種親戚朋友無?我敢打包票一定有,借了柴米油鹽醬醋茶外,跟閣下說了一肚子的抱怨,還要閣下評評理。這種人在外面很風神,請他生雞蛋只會生出一堆屎,還敢問閣下哪根蔥,這時就會莫名其妙,這種人到我家借蔥都借假的唷。是假的是假的,不管閣下對這種人多好,除了用賤嘴感謝外,沒別的,不會發自內心把您當朋友,您要借雞蛋還是自己去買比較省力。

 

第一年下了雪山,和幾個朋友約好了去澳洲南方的一個島遊玩十一天,租了車排了行程,成員包括愛蓮和表哥。表哥借蔥的個性在長時間的相處下,完全顯露無疑。在敝人心中,自助旅行有多少能力就幫多少事情,沒付錢給旅行社,同伴沒有義務要幫敝人擦屁股洗馬桶,開車的開車,看地圖的看地圖,找行程的也沒閒著,買菜的去買菜,煮飯也要有人打理,表哥可以閒得發慌,真得是爽到他,艱苦到大家,一張嘴賤得可以從地蓋到天,說自己在美國多幸運碰到台灣女生收留他等等等,敝人不知哪跟筋不對,忽然像是開竅了一樣,看著表哥醜噁的面孔問道:「表哥,你是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一針見血。

 

沒有交過女朋友,沒有出過社會被用力電過,說什麼自己多了不起都是屁話,受到驚嚇就把表妹的頭往牆壁撞,表哥長得不帥就算了,智商還停留在吸允期,三十歲真的像是巨顏童腦。人家大腦還未發育,旅行中所有雜事都交由我們這些下人處理,表哥只管開開心心翹著二郎腿等著看風景等吃飯,要洗碗也輪不到他。一晚,我見所有人都在開開心心地聊天,碗沒人洗,挽起袖口伸進油膩的碗盤中,心裡哀怨的想到,煮飯是我,洗碗也是我,表哥到底在做什麼阿?這時看我在洗碗的表哥往我這瞧來,說道:「唉唷,阿里嘉好賢慧阿。」幹,果然是只有一張賤嘴,嘴巴一張皮,說話不費力,縱然世界上只剩下我和他,我還是寧願投海自殺。說巧不巧,表哥看到我洗剩下不到五個碗時,大聲囔囔地說:「阿里嘉,我來幫你阿。」心裡真是一股莫名的氣,剛剛眼睛瞎還是手殘廢。

 

算了,表哥只是我生命中的過客,不須這麼惡面相看,等這旅行過了,謝謝照顧永不連絡,走在路上看到我,我也會說閣下您瞎眼認錯人。在旅行結束前一天,表哥激動地握住我的手,雙眼像是找到救世主說:「阿里嘉,謝謝你,真的謝謝你,這趟旅程花的很省,又玩得很開心。」是阿,閣下有這麼多的下人來服侍您,怎麼會不開心?幹,一整個被氣到得內傷,借蔥性格的人還是少遇到,那會像痰一樣黏到身上甩都甩不掉,做人太大方,處處客客氣氣幫人,還被人家當做下人,馬的,不是敝人做人太狠,沒交情者來借蔥,最好長得帥,不然就有禮貌一點。

 

幾天後,表哥和愛蓮一家人到坎培拉遊玩,租了車,由表哥駕駛,最後撞了車,真的是生雞蛋的沒有,放雞屎的一堆,之後愛蓮一直來電詢問怎麼處理後續賠償的問題。真正精采的故事才要開始,敝人不是聰明人,會被欺負,只有會當壞人的才是聰明人,愛蓮是聰明人,看過催情手愛蓮,就知道愛蓮的來頭並不簡單,沒經驗的表哥怎麼會是人家的對手,做人又不大方,尖酸刻薄又小氣,這兩人演的戲才會高潮迭起。

 

表哥處處要人照顧,狗屁倒灶的事情處處要人處理,工作要人找,飛機票要人訂,年齡大到孩子都可以生上五個,長相老得大家都可以喊聲叔叔,怎知還要人包尿布擦屁股?兩人飛到西澳小鎮後,最後撕破臉,表哥請愛蓮處理事情,但此事會欠別人人情,愛蓮反目成仇同表哥說:「你講了那麼多,你自己的事情,這電話你自己不會打阿?」

 

表哥氣沖沖回說:「阿電話在你手上阿,本來就是你要打。」照表哥這邏輯來講,手不拿工具就永就不用做事情,真好。

 

真的,我真的不夠聰明,這種話我講不出口,只會乖乖地扮演下人的角色,一副擦了地板又洗碗,刷了馬桶又折被,全身髒兮兮的拿起電話說:「是,老爺,就照您的吩咐做。」

 

人有很多種,有種人個性很賤,稱為賤人,當他要什麼有什麼,他就會嫌東嫌西,嫌工作沒找好,機票訂得不夠便宜,人家事情幫他處理不夠圓滿,總而言之,您對賤人好,他反而更犯賤,非得偶爾糟蹋他一下,他才會知道有人對他好,他才會成長,表哥就是欠糟蹋。

 

至此之後表哥和愛蓮兩人分道揚鑣,我很雖小,又莫名其妙地夾在兩人中間,表哥相機電池在愛蓮那,愛蓮上一個工作的薪資單在表哥那,我這人坐在花園乘涼不關我事,他們倆自己去談判去交換。然而,表哥又來要蔥,請我跟愛蓮拿電池,敝人手骨被拉著硬拖到屋內找愛蓮要,好了電池是要到了,過沒幾天,愛蓮請我幫表哥拿薪資單,我同表哥說:「您哥妹倆行行好,前幾天幫您開了口要了電池,現在薪資單就還人家吧。」

 

表哥說:「行阿,上次是我自己到她住的地方拿,這次請她自己到我住的地方拿。」

 

我:「那我去您的地方拿總行了吧。」我真的是下人性格,為了世界和平一直做賤自己。最後是破局,愛蓮不親自拿不肯給。

 

表哥這一種人,為他做牛做馬,他都認為是應該的,只會耍嘴皮說感激,對外跟別人說自己很幸運,好像帥的跟休傑克曼一樣別人要倒貼,但要跟他借蔥時,卻連半條都沒有,雞屎倒是放了一堆,這種無賴還是一輩子別遇到得好。

 

我以為表哥飛離了西澳小鎮會自己獨自旅行,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被羞辱後改了航班回到家鄉,也是,當初是因為有親戚在澳洲可以投靠,現在撕破臉沒得投靠,乖乖回家關起門來成長一下,把大腦好好發育完全再出來跟人混,不然最好是帥到在學校有人幫忙做報告,出社會有人罩,有人幫忙賺錢給零用,否則老鼠軍官嘰嘰嘰的賤樣,不被羞辱都難阿。

 

 

〈註1〉延伸閱讀:怪人

〈註2〉延伸閱讀:催情手愛蓮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ash
  • OS:奇怪 ,這篇寫的狗頭噴血,怎麼沒人回應呢?

    --------------------------------------

    我說 : 口德,口德是很重要的,人再怎麼壞,總是有好的一面
    ,人總是要竟量看好的一面,佛~心來著!!

    B~U~T~

    誠實,誠實才是最重要的,沒把故事的真實性寫到百分百,
    像這樣輕描淡寫的帶過,實在是有違人倫,
    枉費孔老先生年輕的時候,說了這麼多話,罰你默寫100遍!
  • 你也知道人老了,記憶力不好,要靠你們補充一下,不要罰寫,要補血啦

    aligachou 於 2009/05/31 01:14 回覆

  • Erica
  • 歹勢...往往看完後只顧著拍手讚嘆...
    Aliga描寫的真實人性..沒有豪小..
    真細太厲害了.....
  • 我現在很怕哪天走在路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aligachou 於 2009/05/31 15:30 回覆

  • Mali
  • 給你舉雙手,拍拍手

    這一年多去了澳洲,除了增廣見聞外,感觸最深的就是,一樣米養百樣人,真是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不過臭俗辣的個性,總是在被扒了幾下耳光後,又跟人家說謝謝。只好夜裏,打枕頭出氣。
    看了你的文章後,真得想給你拍拍手。
  • 現在要堅強地學習怎麼當聰明人,會當壞人的才是聰明人阿:) 歡迎有空來部落格坐坐

    aligachou 於 2009/06/01 22:22 回覆

  • e
  • 卍悉曇耶穌++:尊重生命。
    如果每個人做愛的時候多想想,
    那麼養不起的或不想養的,就不會亂生小孩。
    被窮八蛋生到的小孩會有多慘?
    五個小孩只有一碗麵,還得留些打包回家給媽媽!
    如果窮八蛋少生一個,就少一個受苦的小生命。
    所以我要堅持貼下去。抱歉打擾了。881。
  • 這是我部落格"爆紅"的後果嗎?

    aligachou 於 2009/06/01 22:51 回覆

  • Wen
  • 跟表哥保持的距離很夠
    所以除了知道他是一個很弱的男子
    其它印象倒是很自然的從我記憶裡消除了
    不過看了這篇我倒是想提供一件忽然想起來的插曲
    塔斯之旅的最後幾天
    我在L城市附近的巧克力工廠前
    一时失手摔壞了表哥的相機
    以我精湛的技術鏡頭是一整個變形
    在旅行的時候相機壞了實在是很破壞心情的事
    所以我個人對他是頗為愧疚
    而且畢竟跟表哥沒交情
    好像該賠償也是要賠償一些
    因此我當下十分沮喪因為做背包客經濟實在太拮据
    沒想到他跟愛蓮討論的結果並沒有要跟我拿錢的意思
    我那時覺得雖然他兄妹倆個性詭異又愛占人便宜整個旅程中除了耍寶也沒有任何貢獻
    不過似乎還算是善良之人...
    ...呵呵
    也許有些人只適合點到為止
    這是我美化我的世界的方式
  • 相機應該讓我來摔,我內傷就不會那麼重了,哈哈

    aligachou 於 2009/06/05 23: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