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冬天一結束,下了雪山便到凱恩斯接受夏天熱情四射的洗禮,冬衣著身,汗水流滿地,出了機場,似乎像是換了一國入境。

 

初來乍到,拜拜當地碼頭,找一些台灣背包客,請教資訊問問工作狀況,入門上手一點就通。即使沒有資深背包客在此也無所謂,小女子我開疆闢土又不是第一次,當衝鋒隊殺敵死第一我也愛,還可以烙名背包客敢死隊之稱。可惜在凱恩斯沒有遇到有趣搞怪的人,倒是碰到一個真真切切氣到瞪白眼吹鬍子摔手機,澳洲史上頭一遭想拿烏茲衝鋒槍瘋狂掃射的台灣小白。

 

凱恩斯夏天非常炎熱,唯一的娛樂活動便是待在家吹冷氣吃冰淇淋,外加狂洗澡,天氣熱火氣大,一不小心血壓就會飆高,聽到什麼不入耳,罵人的音量也會破音。可惜我當下人當久了,不自覺有下人的習氣,當別人有什麼要求時,我不能幫忙,也會客客氣氣地拒絕別人,這是做人最基本的尊重嘛,家母沒白教。

 

那隻母的小白,是我遇過眼睛最瞎,耳朵最聾,但白色的毛卻是最雪亮閃閃發白。只見過小白一次,大家都剛來凱恩斯想找份工作,在網路上透過一位男士邀集了一些背包客交流工作訊息,互留了電話。某一天小白透過那位男士打電話過來。

 

小白:「阿里嘉,你可以幫我朋友在半小時內到某某某的job agency一趟?我們趕不回去。」

 

我:「你們在哪阿?」我最好是一邊講電話一邊內褲外穿,披著紅色風衣就從窗外一跳飛上天。

 

小白說話的口氣很急:「我們在外面玩,最快回到city也要40分鐘。去的時候,可以順便代繳搜尋工作費用$30左右嗎?」

 

靠夭哩,要玩也沒先問過我,一起找工作也沒通知,有工作還要我幫忙跑,我是從台灣聘來的傭人喔?還要代付中間費用?有沒有搞錯阿?蔥的品質都沒顧好,還肖想賣個好價錢,請問哪根蔥阿?

 

我:「我可能沒有辦法唷,等一下我朋友要來。」我態度很好,非常客氣並且有禮貌地拒絕他人,真的是媽媽有教好。

 

小白:「到底行不行阿?」小白小白有點要跳牆了,狗急要跳牆的嘛!

 

我:「可能不行耶,我朋友等一下要來。」我又好言並且委婉地拒絕了一次,我真的很想稱讚我媽把我脾氣生得這麼好,人醜一點也沒關係。

 

小白:「可不可以說白一點阿?要拒絕就直說嘛,我又不會怎麼樣。」呸,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要求別人幫忙,還一副大爺樣,再呸。

 

我:「真的不行。」馬的,我寧願自暴自棄脫光了在路邊曬死也不想理她。

 

澳洲太陽是有大到把腦袋燒壞的程度喔?小白腦袋是當機,還是忘記發育阿?這人不是欠工作機會,而是欠揍。好險我媽把我教得真是謙虛又有禮貌,要靠北靠母只會在網站上靠夭,真是氣死人了,媽阿,你怎麼沒有教我怎麼頤指氣使這招絕活阿?

 

拜託,誰能教教我講話賤到超過小白的「要拒絕就直說嘛,我又不會怎麼樣。」

 

氣死人,氣死人,氣死人,氣死人,氣死人,氣死人,氣死人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enietw
  • "蔥的品質都沒顧好,還肖想賣個好價錢,請問哪根蔥阿?"
    這句話有好笑
    哈哈
  • 現在要想好詞才行,不然都抄別人的,心很虛。

    aligachou 於 2009/06/18 19: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