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埔里回高雄,下了巴士攔了計程車,司機看我身上背著筆電、隨身包包,還有一個大衣物包,看著我頭往巴士的行李箱鑽,戲謔地跟我說:「一個人只能帶一件行李耶!」

 

臉不紅氣不喘搬出了兩箱葡萄,說道:「等等,還有,還有我的青椒苗。」

 

司機手接過葡萄,很阿莎力道:「沒關係啦,葡萄我幫你解決就好了。」

 

這年頭都是行李來行李去,在行李搬上搬下中打滾,不是在機場被為難,就是被小整,好的還只是戲謔好笑一下,這次還遇上開開心心的運匠打劫,不過高雄人的幽默我還懂,笑笑的回道:「這青椒苗要不要,免費送的!」

 

司機:「我又不能吃。」「可以可以,50天過後就可以吃啦。」一路上就這樣聊了起來,忽然間覺得人跟人的距離好近。

 

帶回的青椒苗,共有兩百多株,老爸被老媽逼迫在樓頂的花園種青椒,皇太后的命令不敢不從,在小小地方一口氣種了100株,簡直在擠沙丁魚罐頭嘛!今天問老爸青椒有沒有長大,老爸笑笑說:「都被鳥給吃啦!」老爸的周氏幽默我懂,他是那種蚊子來叮也不願殺生的人,如果有鳥來吃,他雙手奉送。也好,如果鳥兒肚子餓來吃吃青椒,早晨唱唱歌給寂寞的都市人聽,也值得了。

 

剩下的青椒苗全數送出,發現帶來高雄的苗還送不夠。本來送了整整一百多株給台中的智鈞,因於過年前跟我提到他小小花園裡面有許多蔬菜,我挾帶著雄厚的實力硬送他一百株,豪氣地告訴他:「種不下,就當生菜沙拉給吃了吧!」(這可以當生菜沙拉吃嗎?)

 

結果往PTTPO文,來要的人還不少,我也樂於分享,一封封地回信,希望每個人都可以要到苗,是多是少大家就別計較,享受種植的樂趣比較重要,不厭其煩一次次送到家樂福給需要的人,不夠的部分還得請智鈞從台中帶回高雄,他的生菜沙拉沒了著落,卻幫助了「高雄縣心理復健家屬關懷協會工作」鳳山有個農場名為「綠色活力園」,是專門提供于身心障礙者所耕種一個農場。其苗全數贈與,還在思索往後帶更多的苗回來分享。

 

花花草草曾經陪伴我走過童年,每送出一次,心中都會幻想開心歡樂的情景,施比受更有福,莫過於此。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