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2 Wed 2009 23:25
  • 憨直

用勞力吃過飯的人才能體會在大太陽底下討生活的辛勞,在汗滴禾下土的生活裡,這麼風裡來火裡去,不管颳大風下大雨地就是要和老天爺掙一口飯,誓死捍衛農地不退讓,拼死拼活地都要從老天爺的手底下討出一點微薄的薪資。

 

對農民而言,誓死捍衛的態度是有的,我稱作農民的「憨直」,一個房間就只有一個出口,一條腸子就直接通到底,農民憨直的性情如憲法位於最高的法律位皆不可抵觸,上訴無效,是大家口中的性情中人,拿命去掙口飯的人是受不得那麼一點污辱和委屈,其中的辛酸,也只有自己走上那麼一遭,才能體會。

 

在西澳時,在香蕉工廠打工,那時全身過敏其癢無比,身體忍受不住酷熱的夏天,在白天工作的辛勞後,無數又癢又熱的失眠深夜,拖著勞累的身軀,看著天空一輪明月獨自淚流,那是為身體的辛勞而哭泣。

 

在包裝香蕉的工作中,有一項目是包裝快的人有獎金,只要詳細地將包裝袋上的數量計實了,辦公室的小姐就會計算該有的獎金,在一片香蕉水的汙漬和時間衝刺的壓力下,有時眼睛一閃失,字一潦草,辦公室小姐就會不知怎麼計算,常常一大清早帶著昨天大家填寫的單子,一張張地找出兇手,找了幾天,厭煩厭倦就跟主管說:「如果不好好填寫清楚,就沒有獎金。」我從沒被找過,主管也沒宣布,大伙也不知有這項規定。

 

就在那麼一次偶然下,數字填錯,隔天出來的報表有誤,我立刻向辦公室小姐反應,辦公室小姐直接發飆說:「你們自己的數字亂填,應當沒有獎金,你們不知道我每天早上都要一張張地找人確認數字,真得很煩人耶。」

 

我很確定那些人不是我,但我卻只想要回我的獎金,卑微地要回我的獎金,多的我也不要,我忍著脾氣耐心地解釋那些糾結的數字,即使不算填錯的部分,其他的獎金我還是用力要回來,那些獎金說實在的也不超過台幣一千,在澳洲也算不了什麼,只是為了要回身體辛勞的代價,慰藉雙手麻痺痛醒的夜晚,才能將和著汗水和眼淚的辛酸一口口往下吞,我受辱的高傲自尊折了下來,幻成一滴滴的清淚在眼眶打轉,還不敢淚流下來,繼續地在包裝香蕉上衝刺。這些眼淚讓我體會身體的辛勞後,那些屈辱和委屈是不可忍受和抹滅的,不管無論如何,就是這麼憨直地想要討回一切的公道。

 

在阿寶的「女農討山誌」中說到自己種水梨賣水梨的經過,一雙幼嫩的雙手在經年累月務農的生活中已經被磨練得粗糙不堪,在自己賣水梨時,遇到被婦人瘋狂殺價時,告知婦人自己種水梨還賣水梨的辛酸,請婦人不要再殺價,阿寶在那剎那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再多的解釋也無法說服,遂伸手一握婦人嬌嫩的雙手,婦人一驚縮回雙手道:「好啦,我相信你是自己種自己賣的。」但仍就持續殺價。阿寶心寒地轉過身整理貨物,道:「無愛賣啦。」心酸地眼眶都紅了起來,突然間覺得那嬌嫩的雙手很噁心。

 

婦人走了之後又牽著腳踏車回來,阿寶依舊整理貨物,婦人道:「我知道你自己種得很辛苦啦,要不是你的品質比別人好一點,我又急著要拜拜,跟你用八百買啦。」一箱一千的水梨被搬上腳踏車,八百元被放在水果貨車上,阿寶頭也沒回,話也沒應,一箱水梨就被搬走,覺得自己被搶劫。

 

農民的憨直來自身體的辛勞,來自受天地的淬煉,純樸的農民有時要的是一個公道,而非利益,捍衛公道的力量是用生命的單位來做計算的,瘋狂有如百米炸彈客。

 

這些天想著農民朋友在網路上受不名譽的攻訐,憤而提出妨礙名譽的告訴。我和同學仔仔細細地研究這案例,以利益的角度去分析好處和壞處,但很明顯得這件事根本是壞處大於實質回收利益,讓我想到製鞋的將門和愛迪達打的商標戰爭,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商訟幾年後,法官把商標判給將門,但將門卻輸了國際市場佔有率,幾億訴訟費用若用在新商標創立和開發國際市場上,其效益比爭一口氣來的大多了。說起來朋友憨直的脾氣就如同場上的鬥牛,啟動開關後,要回頭很難,一心的相信告官可以找到出氣的通路。我了解直憨背後的委屈,看著朋友的憤懣不平,一口利益分析的邏輯卡在喉嚨出不來,臉上只有憂心的悲情。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chelle
  • 唉~雖然自己沒有辛苦的耕種,但是看到電視上農民哀號血本無歸,心疼泡在水裡的西瓜或是要搶收被打落的果子,真的挺心酸!不過,台灣的農民的技術真的很值得驕傲的,阿陸仔一櫃櫃的搶買回到大陸喔。
  • 其實各行各業都很辛苦的
    感覺阿陸仔這陣子瘋狂的追求台灣製造的東西
    台灣的水果也真的甜啦 :)

    aligachou 於 2009/07/23 22:30 回覆

  • qooqoo
  • Lucky回家了

    Lucky 回家了....
    原來一直沒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