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是循著我的網誌在出發到澳洲當背包客前,很幸運地找到我之前在雪山待過的飯店工作。在她還未踏上澳洲土地前,可是認認真真地準備了一年才出發,從一開始和家人溝通〈我只有進行告知的義務,一整個不孝,我媽常告訴我不要開玩笑了,然後她的臉上會慢慢顯示出大事不好,女兒又要出走流浪去的驚恐表情〉,找資料、辭職、準備行囊等等多項的工作,一年耶,哇賽,真是一個認真好女孩的形象,上Zoe的部落格又是一個認認真真寫日記的好女孩耶!這年頭除了股票和愛情會讓人格外認真外,其餘的就只剩下嘴砲了。

 

Zoe剛開始找資料的忐忑不安到找到工作的心安,一路走了過來,不去想著未知的害怕,承諾要發奮學snowboard的熱血、對新奇事物的好奇讓她一路邁向澳洲雪山Mt Buller。

 

能感受她到雪山後,拿著新買的雪板,腳穿上雪鞋的那一刻的興奮,腳上像是被綁著鏈子,無助地不知怎麼使力前進,常常興奮過頭用力一使,跌個狗吃屎,不然就是往後一跌,屁股用力給大地一個親吻,就像是重新學走路一樣,沒有捷徑,摔是必經之路。還沒學好落葉飄前〈falling leaf〉,屁股和大地是連體嬰,體力不支時,不知是雪褲防水不佳還是坐在雪地上休息太久,常常濕透內褲,而大腿和小腿隨時保持蹲馬步的姿勢,吃盡苦頭,尤其是女生,跟男生比起來,苦頭吃得一定比較多,才會有一樣的水準。剛開始滑雪最害怕跌跤的時刻,常常是坐纜車要下車的瞬間,因為只會腳後跟煞車,起身後板子打直,要向左也不是,向右也不會,跌倒的表情寫在臉上,驚恐的往下一蹲,整個人跌坐在雪地上,馬上被lifty當阻礙物架走,還會被嫌礙眼。

 

最爽的莫過於,在下lift板子打直那一瞬間,背後有個滑ski的高壯帥哥,在自己成為阻礙物跌跤的前一秒,用力把自己騰空架起,驚恐頓時消失於無形,心裡除了放鬆還是放鬆,期盼回頭給帥哥一個熱吻,希冀就這麼滑過一座山頭又一座。BUT,人生哪來的哪麼多爽事阿?

 

在閣下還沒有遇到這香豔刺激的劇情前,早就被人給整下山,Zoe就是這樣陣亡的,在雪山待了七個禮拜,落葉飄還沒學到家,充其量只學到從山頭滑下去的技術而已,因人事的關係就下課了。

 

說來我和山裡的淵源也深,還有一些認識的人在山上工作,去年雪季末來了愛妲和雄一對情侶,今年愛妲當上了房務部的主管,也就是Zoe今年的主管。有一些人相處即使短暫的五分鐘,也就會知道是好朋友,有些人相處了一輩子,要當好朋友比中大樂透還難。說明了就是和這對情侶有緣再來相逢,沒有交惡沒有喜好,不會刻意裝熟、不會刻意套交情、更不會刻意連絡感情,各過各的生活,各有各的喜好,如同平行線不相交錯,個人秉持有問題就幫,不能幫也不會勉強自己,在背包客的生活只有擦肩而過的從容。

 

人事的問題一直是工作上最無聊但卻最要命的問題,如果解決人事問題,要公司要國家一路扶搖直上達到巔峰都不是問題。但Zoe的想法過於直接,一般年輕人不會刻意低調避開腦人的人事問題,一有火藥就會立刻點火為年輕氣盛寫下註解〈一出社會,我可是著火了不少次,沒有一次避開,把自己燒的全身焦黑,剩下的只有一股怒氣和蠢字,之前所有的努力化為烏有〉。Zoe和同夥的一群人〈詳情請見Zoe前同事Hugo寫的雪山工作回憶錄〉捲入這漩渦當中,並且很快在這過程敗陣下來,不覺意外,但覺可惜。

 

全都是台灣人的房務部門,語言溝通沒有障礙,表情嘴臉了然於心,容易有權力核心、人事鬥爭的問題,少了一份傻傻的做、傻傻過生活、傻傻開心的悠閒。像是snowboard還沒學到家,天色還很早,就喊著屁股痛不能再摔就下課一樣,那股對snowboard的熱情和毅力在人事的戰鬥中被彌平,消失無影無蹤,這時真該好好買個屁股墊再戰,戰的不是針對人事的不滿,戰的是如何挨過這樣的不堪,戰的是如何學會彎腰低頭傻傻的過日子,而持續灌注對生命有意義的事物中的熱情和毅力,跨越疼痛,如此你成長。

 

跨越過這道關卡,才會有壯男把你騰空架起,帶著你去觀賞美好風景的壯闊。〈這註解下的有點低級,我知道,但我這人就是這麼低俗,大笑。〉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Zoe
  • 哈哈~~~不錯不錯! 學滑雪的那段很貼切
    但是吼~~我們不是敗陣下來的
    我跟我朋友是因為接到另一個工作通知機會難得所以才走的!
    若是沒有那確定的工作 我肯定繼續在雪山低!!

    Hugo是因為有體驗到就好~我們都出社會那麼久了~在職場上的忍耐跟雪山比起來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呀!

    Hugo因為快要回台灣 所以就下山先跟女友去玩囉!

    我們一定要澄清~~~~我們不是敗陣!!哈哈!!

    落葉漂~~就等明年去韓國玩了!!
  • 如果不是敗陣下來,那就更好囉,如果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方向,再好也不過了:)

    aligachou 於 2009/07/30 18:27 回覆

  • Hugo
  • That's a pretty nice talking, but it's like what Zoe said "we are not fail, just for our next and better plan". By the way, I had learned snowboarding well as a beginner, so I don't have any reason to stay longer for a fucking jackso leader.

    That's our wonderful memory in Mt Buller no matter what!!

    As what I always say "Only people from Taiwan will treat worst at Taiwanese"!!
  • 也是,開心就好
    只是我看完Zoe指定閣下寫的文章後,很誠實地寫下我的感想,沒有惡意 :)
    有空再來坐阿

    aligachou 於 2009/07/31 22:37 回覆

  • mimiy0113
  • 阿里嘉~我今天收到一封雪山來的信,再看到你這篇文章,兩相比較下,突然腦袋就通了!
    回台灣前兩天住在墨爾本的背包客棧,遇到一個今年要到雪山工作的台灣女生,去C開頭那家很大的那家!她寄來一封信,內容很短,但是似乎非常興奮,她說她在Mt.Buller有非常美好的時光,玩得超開心。再想想去年,C留小八,想給工作簽證,和Mark和V小姐因為工作簽證的心結,突然覺得,中外皆是如此啦!雖然B在雪山上是不算小的飯店,但是管理模式其實也挺像台灣一些小公司,圈圈差差等等交互作用下來,就是每年都有讓人不快故事。改天我再來問我學妹現在在Breathtaker快樂嗎??
  • 好阿,等待聽到新的故事 :)

    aligachou 於 2009/07/31 22: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