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接近志賀高原指導員訓的日期,大家心中便是愈加狂喜。感覺上,大家的「雪癌」已是病入膏肓,坐在那猛嗑藥嗑翻了以後滿嘴高調滑雪經卻無法滿足體內的病毒,「中毒」太深的狀況,好像把所有的人都放在一條不斷轉動的鍊子上,一直往上,大家都是往同一個方向前進著。病毒已經麻痺了身體的痛覺神經,掏出成疊的鈔票往空中灑去,落將下來連最小的銅板也無,沒有痛的感覺,心中只有狂喜的部分,就像跨年夜的燦爛煙火,壯觀的升空抖下成串的火花喜氣洋洋,就算結局炸成一地碎片也無所謂了。

 

跌倒、摔跤、瘀青、屁股開花、脖子扭傷、大腿抽筋、骨折,所有的一切只能解釋成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先解決了病毒在身上所產生的搔症,其餘剩下的一切也都不是問題了。

 

掏錢、坐車、登機、出關,大家魚貫進入日本,等待地就是穿上雪鞋踏上白靄靄雪的那一刻,其神聖有如古時新郎掀頭蓋,是好是壞也得照單全收。日本的雪況,海洋性氣候加上高山,再怎麼比,也比澳洲好上萬倍,這位夫君可真帥氣如金城武,做夢都被室友亮貞姐姐發現在偷笑呀!

 

此次滑雪的目標是「學習」,能拿到指導員證是幸運,沒能拿到是命運,進步便是最大的獎勵,拿不拿得到指導員證照這本身便不是重點,我如是想。在苦澀年代下考完兩次國高中聯考,半推半就砍殺無數敵人,拿到大學入學門票,還不知「生活」是怎麼一回事就被灌輸「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道理,「進」指的是達成目標,沒有拿到證照、沒有考上好學校便不是「進」,而是「退」。但現在我逐漸明白「滑雪」。

 

Snowboard總教頭Brian第二天坐上纜車時問我:「這此來日本滑,壓力會不會很大?」我完全明瞭其中意思,Brian間接透露出技術未達指導員標準,「一點都不會」我心中是這樣想著,那種自學招式久了的空洞,似是而非的武功練起來,彷彿可以很好,但又卻鬧便扭的奇怪,覺得可以飛上天,但又像公雞只能在地上走,遇上名師,什麼壓力不壓力,只恨腳跪得不夠快,頭磕得不夠多,多摔了好幾十天的屁股才拜師學藝,慶幸自己可以好好練基本動作,筆記勤奮點寫,那證照不證照我早已不放在心上。

 

所謂滑雪境界,是高出於現實苦澀的一種精神觀照。你好像猛然升騰起來,在天空中鳥瞰著白茫茫的雪地。要升騰,必須掙脫世俗功利得失的坐標,使世間的難題不再具有絕對性,並無絕對的過或不過,甚至有和諧的可能,從而散發出自由和人性,如此,滑雪和藝術非常靠近。

 

滑雪處處是驚奇,在頭兩晚,清清靜靜地待在房裡寫滑雪筆記時,不知名的室友像是鬼魅般飄來晃去,臉上不見粉脂,也無表情,眼神盯於茶杯、茶壺、遙控器、電視間,猛然抬頭望我,我像是看到鬼魅魍魎搬的驚恐,筆記錯字連篇,被亮貞姐姐糾正取笑了一番,看官沒經歷過這番精神震撼的折磨,恐不知這其中的厲害,所幸回國後,精神稍復,把筆記逐字打後,邪氣稍加退卻。

 

Day 1

-       單腳直滑

a.     正滑

b.     抬後腳到binding另一邊

c.     移後腳翹板

 

-       單腳衡滑

a.     toe side

b.     heel side

 

-       counter rotation turn (身體無法帶動者忽略身體,用腳先做,身體放輕鬆)

 

-       S turn (先做大S,愈慢愈好)

問題:若肩膀開掉,會導致轉彎不及而用手腳甩板

正確:轉彎用身體帶動,身體先轉,板子跟著轉,轉彎前身體站直,轉彎後,heel side時,屁股成坐姿狀態,身體不要往前傾,edge才會吃得比較深,toe side時,腳要微蹲,不管heel or toe side,兩者的時間要一樣,S才會漂亮完整。

 

Day 2

-       練習操:

a.     順逆時鐘轉頭、拉頭筋〈壓頭〉

b.     順逆時鐘扭腰、扭膝、跪姿屁股坐在地上、躺在地上拉腳筋

c.     巴西拳

d.     兩人互踢、對方用雙手回力讓對方出力踢

 

-       認識板子法:圍一圈,binding朝外,雙手抓住板子,「往右抓」是放掉自己的板子去抓右邊同伴的板子,「往右移」是移往右邊抓住眼前的板子,左邊右邊玩完後,讓學員認回自己的板子。

 

-       S turn的問題:

a.     有脖子轉不夠的問題

b.     上半身如不放鬆,解決方式:可縮腰、小駝背

c.     toe side時,肚子要挺出來、heel side時,屁股要坐更下去

d.     姿勢如有屁股往後、頭往前的問題,解決方式:前手舉高

e.     姿勢如有屁股往前、頭往後的問題,解決方式:後手舉高

頭兩晚筆記是在精神狀況極為不佳狀態下進行,如看官覺得筆記不盡詳細,請千萬不要苛責,畢竟有一位鬼魅坐在身邊寫下的東西能好到哪去阿?重點是室友還不好好安分地看著自己的電視,還要跟我閒扯淡,害我一心多用,本人還真有點好處,教科書的東西記不住,這種廢言的旁白可是倒背如流。

 

室友:「你在種田唷?種什麼阿?」

我:「青椒」能回答的速度有多快就有多快,而且有多精簡就多精簡。

室友:「多大呀?」

我:「有七分地,目前種四分。」我懷疑我囉嗦了

室友:「租地多少錢阿?」

我:「一年十萬」

室友:「好便宜唷!」

 

到底是哪條神經覺得這樣的租金很便宜阿?「你要幫我付嗎?」差點脫口而出,想想應該是「不知道神經」作祟,我也不想跟她有任何一絲的交集,我抬頭給她一個安慰的微笑,索性安靜寫我的筆記,因為我快要掉入她的一問一答的聊天模式中,這模式讓她覺得和我愈來愈靠近,而我卻是把筆記愈娜愈靠桌腳,門口就在身邊隨時可以奪門而出。

 

這談話就像水龍頭宣洩而出,最要命的是,水龍頭還被水柱沖壞,再也栓塞不上,她彷彿變成電台主持人,不用觀眾call in充場面,自己可以講上七七四十九天不停歇,比法會還要更高潮迭起,從十七八歲的年華講到現今快四十的歲月,我開始好奇,怎麼從一個念了國外computer science的碩士淪落到一個月兩萬的救國團櫃台。

 

很有耐性地,等到我第三、四天寫筆記的時候,電台便會自動撥放「夜室人生」,所以人客阿,對我的筆記如有不夠詳盡之處,請不要太過苛責阿!

 

Day 3

-         Switch:倒滑,所有標準動作和正滑一樣,如果正滑姿勢有問題,那倒滑也一定會有問題,在倒滑前,可先滑圈圈,順時鐘和逆時鐘練習一下,會讓switch比較順一點,滑圈圈時,會感受到edge,圈圈要愈滑愈小,愈小愈穩。

 

-         滑倒滑間,heel sidetoe side時,重心放在前腳,後腳跟上〈節奏12〉,身體順勢轉彎,肚子挺出,上半身保持重直。

 

Speed Check:在滑行中,若速度過快,用板邊煞住速度稱之,後板遂呈現出左右偏離滑道煞車的畫面。

 

Day 4

-         如果switch的轉彎做不出來,可先把重心放在前腳,用後腳甩

-         「打雪球仗」可訓練學員在速度下的穩定度

-         「跟滑」:和前一人的距離保持一定,可訓練自己的穩定度和往後跟拍的技巧

 

室友的「夜室人生」逐漸的明朗,我漸漸地明白她的人生走下坡的原因,一個將近四十的女人,未婚,談的盡是過往雲煙,不能突破自己的障礙,就急著否定他人,把一切失敗的條件歸咎他人,並且一直活在自己青春洋溢的年代來增加自己的自信和找到自我。從五年前她不斷地重複告訴他人美國求學的故事,到現在五年後,她仍然不斷地提醒著旁人她美國求學的過往,人常說要「活在當下」,而她卻實實在在地「活在過去」。她慣性提起過往,嚴重起來像是吐痰,可以吐到快要乾癟成廢墟狀態的虛脫。在群峰插天、漫雪掩地的偉大景象前,我們如果不知驚懼、不知沉默,只是一昧嘰嘰喳喳地談過往,實在不知天高地厚。

 

人最忌諱的是活不出自我和過於在乎造成的壓抑人格的行為。

 

五年前的她是ski的指導員,帶過一次團,被大量客訴後,協會便沒敢讓她再帶團過。她的過於在乎指導員的頭銜,讓她對於指導員的一舉一動都特別注視,時常問出無厘頭的問題:「你覺得誰誰誰ski滑得怎樣?」

 

我心裡卻想的是:「姑姑奶奶阿,我是滑snowboard的,我怎麼會知道ski滑得怎樣,我自己糾正動作都來不及,想動作都頭痛了,怎還會去注意到ski的人?」

 

她又問:「我今天滑了兩趟,你們滑了幾趟?」(此一趟是指澳洲Mt Buller BB1BB2的距離)

 

我差點沒白眼瞪她,都幾歲的人了,可以問出這樣大腦不用發育的問題。在聯考緊張的情勢下,最常聽到的便是同學問:「你念多少了阿?」

 

腦袋不用發育都可以隨便回答:「我來來回回總共念了十遍。」此為欺敵之術,答案是我總共一晚睡了十個小時。

 

這種趟數、遍數有任何意義嗎?找話題聊,煩請找點有營養的,沒營養的不僅噎著還有害身體健康。

 

第五晚,在「夜室人生」已經殺青的當下,感覺也提不太起勁,草草結筆。

 

Day 5

-         powder時,重心要擺在後腳,才不致使前板插入雪中,造成洗衣機的捲動的狀況。

 

人生第一塊雪板太短,不適合,另買了一塊新的雪板,在最後兩三天,冷氣團發威下,舒舒爽爽地享受了滑鬆雪的快感,看著自己滑出來的嶄新雪道,夫復何求?又何必太在乎證照、滑幾趟之說?錢賺得比人多就比較快樂嗎?未必吧!(我怎麼講得那麼辛酸阿!XD,持續裝作很快樂中,哈…………)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