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澳來的房東大衛,在台灣待了將近一個月,補了兩顆牙齒,確確實實地享受台灣物美價廉的醫療服務。單身,老好人一個,四十幾歲,再過幾年即將邁入五十,但仍正在找尋人生的伴侶。

 

結過婚,離過婚,前妻依舊決定跟前男友在一起,不是因為大衛不夠好,而是命運捉弄人。大衛所扮演的良人角色,在我看來,比起誰都稱職,奈何怎樣的尋覓都未找到理想的對像,這就好像一些人,怎麼找工作都不順遂,卻擁有一身的技能白白浪費。

 

不順遂的生活,每個人都會遇到,大衛始終保持樂觀,而且是極‧度‧樂‧觀,不抱怨、不講閒話、沒有強烈的負面情緒……,是的,也許我到了四十幾也可能有這樣的豁達,大衛對我而言,就像是滿天的星空,幾乎多到讓我窒息喘不過氣來,怎麼一個人能如此大量?

 

在西澳的房子裡,他幾乎開放了所有的空間給背包客,客廳、廁所、廚房、所有的房間,他當初開車拖運東西的小拖車變成了他的房間,坐落在花園的小角落。大衛是砌磚工,他把所有的地方修裝的美輪美奐,花園有兩隻雞、一群鴨、一隻狗,和一池魚,早晨的鳥兒會來唱歌給大衛聽,也唱歌給住在裡面的背包客,住在此地的我何曾幸福。

 

大衛曾經也是背包客,也環了澳洲大半,他的生活沒變,他還是背包客,擁有了這些東西,幾乎是無償地和我們分享,房客只管付水電。最了不得的是,大衛十分愛乾淨,幾乎到了潔癖的地步,有這樣一個強迫症的病,怎麼能忍受所有背包客在房內的任意妄為?大衛還是大衛,從來沒有高分貝的斥責任何人的不負責,夜深,默默地把碗盤擦乾放回歸屬的地方,再把廁所擦乾,抹布拿出去晾乾,一批批不同的背包客進進出出,他總是做著同樣的事情,沒有規矩,一切自發。

 

我相信人性本惡,我由衷地為大衛叫屈,他不應該淪為背包客的傭人,應要設立明確的規則,我內心拒絕這樣的生活態度,而且我也從不想嘗試學會,除非那些人是你愛的家人,信基督的大衛,我在他的臉上看出:「神愛世人」,光憑這點,我信服大衛,細節裡出魔鬼,這麼小的動作,他可以做得如此細膩,他的一言一行比任何人都具有說服力。我告訴他:「如果我有小孩,第一個考慮當他的老師就是你,我會把小孩送來給你教。」倒是逗得他哈哈大笑。

 

有多少人肯開放自己的住處,給完全不認識的人住?我做不到

 

有多少人開放住處後,默默地幫助那些人?我做不到

 

我捫心自問,自己有多富足,房子金錢再怎麼多,都不能填補心靈的不富足。大衛心靈富足的程度遠勝過我所能想像,他不需要那些房子金錢來假性地填補心靈的空虛,他大方地分享一切,那種感覺就像台東賣菜的阿桑默默捐款千萬,那顆星是如此耀眼,閃耀的光芒讓我睜不開眼睛。最應該頌揚的不是一個人多有錢,而是自己在困頓下,仍有幫助人的胸襟,這種態度最令人動容。

 

大衛來台的前幾天,我拿到他在台灣的電話號碼,理應跟大衛見上一面,但看著號碼出神,考慮良久,遲遲未播。大衛是值得我為他盛大隆重歡迎的人,但有一件事情卡在我們之中,見了他,那根卡在喉嚨的刺馬上扎得我渾身不舒服。拖了良久,從日本帶團回來也都還沒和他通上電話,那一陣子,極其逃避的心態,想說就這樣過去好了,不想讓這樣一個老好人受傷,見了面就把當初不堪的事情全盤托出,大衛是來台灣找歡樂,我們又何苦在這一天讓他悲傷。

 

我還學不會清清淡淡地處理別人的感情事件,尤其是對於我們所愛的友人,我不能就這麼袖手旁觀,但心底又冒出大衛早已成年,他有自己的判斷能力,我又何苦到處說人是非,兩方就這麼拉鋸,不見面倒也還好,不會有不吐不快的心情,大衛的事情倒是被我晾在一旁。

 

一回國友人就告知某一天和大衛有約,要我參加,一時措手不及,心虛地回:「如果那一天我有空,我就去。」一說出口馬上被打槍,也才那一天見面而已,管我有沒有空,友人說一定要去。

 

心直口快的我,一定會把那根刺給源源本本吐個精光。

 

友人在晚餐時刻還討論到:「大衛幾百年才來一次,我們何苦惹他不快。」講的真好,我心底卻翻譯成:「幾百年才來一次,我們再不講就沒機會了。」

 

我真的還學不會大衛默默做事的那一套哲學,閉上嘴巴,什麼都不講。

 

在回程車上,我不安地告訴大衛:「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時機來跟你講這些事情。」

 

友人說,這意思挑明了就是我想講,而且我自覺像極了在皇帝身邊的太監,攪著手表現出臣本該死的死表情,但為了皇帝的未來著想,不得不秉告私密的情報。

 

深陷戀愛感覺的大衛,我們把女主角愛蓮的真實故事源源本本講給大衛聽,一個只會要求別人付出的愛情騙子,我曾經當她為好朋友,但行徑過於誇張,炫耀完她自己的豐功偉業後,告訴別人要為她保密,當所有人把她一小塊故事拼湊出來後,只見大衛默默地聽著,大衛對愛蓮傳簡訊告知:「不要對我們說起她的事情」,大衛感到十分的不解和納悶,而我們理解愛蓮這人有太多的秘密,一個正直的人,怎會有這現象?

 

大衛說:「她曾提過要我把房子賣了,過去陪她。賣了房子是很大的事情,她講得好像是輕而易舉一樣。況且那個城市她不喜歡,我也不喜歡。」

 

這更加深了我對愛情騙子的印象,操縱人性,任意妄為的要求。

 

說到愛蓮的弟弟和弟妹表現得讓他失望,大衛變得有點激動,雖然還不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有一次,他們煮飯時沒了辣椒,問遍所有人也都沒有,遂跑了一趟超市,弟妹高興地拿回了一根辣椒,還高興地囔囔說她並沒有付錢。

 

大衛說:「可他們的存款簿裡攢了五萬澳幣阿,他們並不是沒有錢。」很顯然很貪小便宜貪過頭,覺得偷也無所謂,有些現象聽起來也不足為奇。

 

「他們嘴裡吃著別人請的披薩,但從來不會請客,而且是第一伸手拿最大塊。」

 

「大衛計畫兩天一夜旅遊,他們拒絕,原因是要多付一天額外的住宿費$25~$30左右。」

 

悲哀的是,大衛身教言教抵不過這些心靈極度空虛的人,他們只會語言感激說著:「你人真好。」但卻從不實際行動,「他們關閉自己的心靈拒絕接受認識新朋友」這是大衛給他們的註解。

 

大衛真是寬容,只因為愛蓮的一句話要好好照顧,連解釋都這麼謙謙有理。

 

而愚昧如我,我也學不會大衛的身教言教,只想靠北地說:「認識這些人真的是上輩子沒燒好香。」

 

一個老好人和一家只會拿卻不給的人相碰撞,大衛你不會受傷嗎?我只希望你能找到適合你的人生伴侶,快樂的生活著。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
  • 我們最後還是衝了
  • 不得已中的不得已阿~~

    aligachou 於 2010/03/11 18:50 回覆

  • id
  • 澳洲有這麼好的地方竟然沒跟我說 =.=
  • 我看你混得不錯阿 :)

    aligachou 於 2010/03/11 21:24 回覆

  • justanewstar2012
  • 請問你說的是carnarvon的大衛嗎?
    ~我也曾經在琴房的一角打擾過兩個月~
    回台灣後只有寫過明信片給他~呵!
    他真的是一個很棒的人!
  • 大衛棒到我都覺得自己缺陷缺很大阿
    怎麼會有個這麼好的人阿???要做到真得很難的

    aligachou 於 2012/08/26 23: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