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遊法一回台的隔天中午幫Hugo哥哥的雙胞胎小孩慶祝滿周年,疲累的程度達到一睜開眼時,人已經差不多已經被載到日本料理的餐桌前,飽食一頓後,趕回埔里。

 

最擔心的就是在埔里大平頂的老狗Lucky,我們出國前兩天,在我們清園最忙的時刻突然不見,通常散步半小時就會自行回家,這次大熱天不見蹤影兩小時,找遍了村子,連夜晚都出門找狗,一見在水溝裏行走的黑狗,見黑心喜,狂奔至大喊愛犬,這隻流浪狗差點沒給我們嚇死。

 

想出萬種可能性,被當成流浪狗抓走?被香肉店相中?我們家的老狗已經十四歲,我都嫌肉質太硬,香肉店選項不對,亦或老狗知道我們即將出國拋下它不管?先行流浪?

 

狂找了三天遍尋不著,知會村子的人,只要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們,終究還是帶著忐忑的心出國,消失將近七天後,接到尋獲老狗的消息,原來是掉到離家150公尺的水溝中,水溝有一公尺深左右,可能是為了閃避車輛,不小心掉入,但雙腿又無力往上跳,老狗聽力幾乎接進耳聾,視力退化到3公尺以內,嗅覺極端不靈敏,我們晚上在找狗路經此地時,有大聲喊叫,可Lucky聽不到,天熱躲在排水溝下,我們也看不到,就這樣餓著七天的肚子,所幸失蹤的幾天都陸陸續續下著雨。

 

回到埔里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到友人家查看Lucky的健康狀況,一連餓了七天,早已瘦成皮包骨,要不是覆蓋在皮上的狗毛,讓人有種錯覺,會以為是隨時撲上來的惡狗。

 

老狗遠遠見著我們,以為來了陌生人,連喊叫的力都氣短,走近後,認出來後,低低嗚鳴了幾聲,摸了摸老狗的頭,帶了些許骨頭,雨愈下愈大,不忍心讓狗在外淋雨,便先進屋,也讓它回自己的窩去,但Lucky老往外面朝我的方向衝,不知是眷戀骨頭還是主人?末了,放了些許的飼料,摸摸頭準備回山上準備種青椒的事宜,趴在地上的老狗轉過頭來皺著眉頭無力地望著我,是那種不解與無奈又使不上力的表情,「你為甚麼不要我」的感覺很是明顯。

 

山上罩著厚重的雨幕,心裡盤算著明天的天氣,一停雨便騎著機車就立刻往山下衝去接老狗回家,不定的天氣讓自己淋了一身濕。接回老狗後,天氣一放晴便幫老狗洗了個澡。

 

接連一個禮拜瑣碎事情煩身,加上梅雨,天氣時好時壞,時熱時雨使人煩躁。種完青椒苗後,小苗不像往年一般上網公告讓人領取,今年無興致一一送人,挑了Cash家送,去年講定,今年送過去Cash媽簡直大驚喜,數量多到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其餘帶回高雄讓親戚帶回那瑪夏鄉山上栽種,澆點水施點肥,簡直是原住民烤肉的好朋友,哪天回那瑪夏鄉時,還可吃到自己小苗長出的青椒呢!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rica
  • 下次還有這種送小苗的活動.我要報名...
    我家在草屯,又比較近...
    送幾株給我媽去活動活動筋骨也好...
  • 哈哈~~~我阿知你家在哪?
    最好有空自己來拿(從紐西蘭?)^__^ 來看看我

    aligachou 於 2010/06/29 1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