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有提到〝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的原文,分貼如下〈藍色文為轉貼內容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2171034

 

....

每個人各有各不同的想法及觀點...

我住在那過,很多事對我來說....觀點就不同了

 

觀點一

像房東的那隻狗,以我是愛狗的人來說我知道狗一天沒有看到主人是會很難過的(因為房東搬到CITY,但是每天還是會去那邊巡農場,久了…就忘了狗了)

但是我們搬進去後房東就很少去管狗了,反而是大姐常三天二頭的打電話問房東他的食物放那丫,等等,,,),但是如果決定要養狗就不該把他放在一個地方,就沒再去管牠了,你都說了….. “水桶都見底了,還長了一堆青苔”,你看這狗主人多糟丫,你反而沒去罵狗主人沒心沒肝,反而說住在房子的人都沒有顧牠,狗主人都會忙到忘了狗…….這是不對的,真是”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而且大姐照顧狗到最後,常打電話給狗主人,因為他常常忙到忘了買食物給他吃,每次都要打電話告訴他(電話錢都不知花了多少)而且當初住進去時,房東並沒有說要幫他養狗

 

觀點二

之前常聽住share house朋友他的室友為了面紙跟他吵起來了,所以我們住進那時,怕到時大家會傷感情或是有其他房客要住進來,會因為這原因而吵起來,就決定面紙各用各的,像我是用很多的人,所以各用各的,對我來說反而比較好,因為我不喜歡每次算公費丫或是說面紙是誰用的那麼多等等的問題,反而少了不少問題. 真是”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

 

觀點三

那天那三個女生要借住的事我知道,其實不是不管他們,是因為之前有借人打過地鋪,結果隔天房東看到了,很生氣(還來不及告訴房東),所以房東特別說了以後不行了,而且也有告知那裡那有可以住的地方,只是要花錢而已,而且那位C小姐也認識房東,只是提早到那,打房東電話沒接而己,不是台灣不幫台灣人,是沒有提前告知,讓住在大房的人很難做人,因為不想違反房東及讓房東對背包客印象差, 真是”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

 

觀點四

還有那位J小姐搭LIFTPERTH北上就是想要省點錢,沒錯,他是省了錢丫,因為他並沒有告訴你,他是由c小姐從機場直接接走(讓他少花了一趟機場到火車站的錢),c小姐也為了他多留在perth一晚,而且只要有待過Carnarvon都知道如果搭grey hound都是三更半夜到的,只少讓他免去了流落街頭的命運吧, 真是”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

 

觀點五

鎮上採買單程5,來回10AUD這件事….你知道為何有這規定嗎?因為在那邊住的人每天都工作到很晚,之前就是沒有收費,搞到最後每天都要去採購(你也是知道那邊到鎮上含入鎮後單趟是約15km,來回就是30km),把好心當應該,這都是台灣人常犯的事,最後改才收費,及同一時間去採買才免除了每天都買的問題,而也讓人要有使用都付費的態度,像你之前沒人跟你收費,算是你遇到很好的人,不然就是他不是負債到澳洲,可以花錢交朋友,像我那台車4000cc的車加滿油48,只能開來回4,就差不多要加油了,還有s先生的車是手排的,他知道他比較省油所以都是收4,說打折,,,,應該是開玩笑吧,因為s先生說話都很冷,只是聽者有意吧, 真是”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

 

觀點六

為什麼代採買要收費呢?這又是說來話長,基於要收費,就開始出現了代採買行為發生,而我本身是車主,而我的好朋友常常幫人代採買東西,常常搞到幫人買東西而自己沒有時間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你也是知道的那邊只有鎮上收得到訊號),大家一定會問待久一點就好拉,但是所有人都知道Carnarvon治安有多不好,下了班再去鎮上買東西時就己經很晚了,再加上還有把大家食物(一週份的)放到車上,及要注意可疑人士,回去後還要跟人算錢,超累的,其實這樣還好,但久了…..反而列了清單(還指定品牌)而且也算好多少錢……事情發生了,就是有天牛奶有特價,但是我們都沒有注意(我跟我朋友都是拿了東西就走的,從來沒有在超市比價格及看價錢的人),而隔天托買的那位人就一臉生氣的說為什麼沒有退50c給他,氣到我說…….真是給方便不知自重丫,之後就直接說代採買要收費,不然就是直接說不要, 真是”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

 

觀點七

無線網卡,是由房內的人以需求量而購買的流量的,我在時剛好6個人用,所以每個人分配一天上網,在該那天上網者還沒有下班前只要有需要人都可以用,週日每個人用一小時,大家都喜歡事先算清楚及說明白,少了不少問題,會照流量計價是因為你如果來借用,那會用到誰的流量呢及誰會讓流量給你?每個人都不願意的,因為那邊唯一對外的連絡方法就是用TELSTRA網卡(它是最貴的),當然要使用都付費丫,雖然我每次用不夠,用別人的,他們就沒有跟我收費(不好意思的我,就請喝可樂拉),就是不知道為何會有人跟你收費了,

 

觀點八

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你自己也是這樣說,但我住過大房過,我很想對號入坐,但是很可惜你來時我己不在那邊了,不然我一定會跟你解釋你的誤會,而且如果C小姐真的佔用到大部份的廚房,你應該跟他直接說清楚丫,他會知道的,而改的,不要事後才在說,好難做人喔,一開始說清楚不是很好嗎?也不會有那麼多的心結

 

最後一點……….以下你說的例子:

有車的會載沒車的人從郊外的住處到十幾公里遠的鎮上去採買,上下班順路就一起接送,從來沒有收過半毛錢,輪胎爆了就自己去買備胎換上,也不會叫車上的乘客來一起承擔這種突發的無妄之災………….那位車主是你嗎?可以介紹那位人給我認識嗎?

 

 

生活是一種高超藝術。

 

的確,〝立場不同,感受就不同〞我也很贊同,畢竟事情有很多的觀察角度。

 

對我們局外人來看,就像看部自述的小說,取決於是否有樂趣而要不要繼續閱讀,我沒有要站在誰的立場去評論對錯,但大屋的體制,讓我聯想到文學家村上春樹中的〝脆弱的雞蛋〞。

 

村上春樹在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時,發表了一篇令人震撼的演說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是的。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那一邊。就讓其他人來決定是非,或許時間或是歷史會下判斷。但若一個小說家選擇寫出站在高牆那一方的作品,不論他有任何理由,這作品的價值何在?

 

這代表什麼?在大多數的狀況下,這是很顯而易見的。轟炸機、戰車、火箭與白磷彈是那堵高牆。被壓碎、燒焦、射殺的手無寸鐵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比喻的一個角度。

 

不過,並不是只有一個角度,還有更深的思考。這樣想吧。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顆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容器理的靈魂。對我來說是如此,對諸位來說也是一樣。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必須面對一堵高牆。這高牆的名字叫做體制。體制本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自作主張,開始殘殺我們,甚至讓我們冷血、有效,系統化的殘殺別人。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將個體的靈魂尊嚴暴露在光明之下。故事的目的是在警醒世人,將一道光束照在體系上,避免它將我們的靈魂吞沒,剝奪靈魂的意義。我深信小說家就該揭露每個靈魂的獨特性,藉由故事來釐清它。用生與死的故事,愛的故事,讓人們落淚的故事,讓人們因恐懼而顫抖的故事,讓人們歡笑顫動的故事。這才是我們日復一日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先父在九十歲時過世。他是個退休的教師,兼職的佛教法師。當他在研究所就讀時,他被強制徵召去中國參戰。身為一個戰後出身的小孩,我曾經看著他每天晨起在餐前,於我們家的佛壇前深深的向佛祖祈禱。有次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告訴我他在替那些死於戰爭中的人們祈禱。

 

他說,他在替所有犧牲的人們祈禱,包括戰友,包括敵人。看著他跪在佛壇前的背影,我似乎可以看見死亡的陰影包圍著他。

 

我的父親過世時帶走了他的記憶,我永遠沒機會知道一切。但那被死亡包圍的背影留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從他身上繼承的少數幾件事物,也是最重要的事物。

 

我今日只想對你傳達一件事。我們都是人類,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都只是一個面對名為體制的堅實高牆的一枚脆弱雞蛋。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毫無勝機。高牆太高、太堅硬,太冰冷。唯一勝過它的可能性只有來自我們將靈魂結為一體,全心相信每個人的獨特和不可取代性所產生的溫暖。

 

請各位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個獨特的,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踐踏我們。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自行其是。體制並沒有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原文摘至朱學恆翻譯

朱學恆部落格此篇文章連結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9/02/25/alwaysstandontheeggside#more504

 

我只是在想,大屋不斷地用錢的角度來衡量事務,並製造規則,創造體制,而這體制把人冷冷地拒絕在門外,比個人的拒絕還要冷漠無情,而我認為體制創造的價值是在促進發展,但大屋創造的體制是消極抵抗,抵抗那些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實在是很令人心碎阿!

 

2008年初也住過Carnarvon,也包過螃蟹、包過香蕉,從woolworth出發到香蕉工廠一天搭車錢$2,雖然我不是開車的人,但我衷心感謝司機在這方面的付出,房東也跟我說過,如果我沒有車可以搭,那他可以每天送我上下班,也沒真的讓他這樣麻煩過,除了一次碰到瘋子的意外,這份溫情我一直記在心裡,非常佩服房東的氣量,多麼希望學習到房東無私體貼別人的心,而盡其所能幫助〝脆弱的靈魂〞,儘管這個脆弱多麼來自於自身的咎由自取,我們希望人家包容我們的缺點,那我們便得先去學習包容。

 

當然,我很能體會大家遇到小白大白的心情,心裡的一把火把包容燒個精光,但是把自身抽出故事的框框外,格局放大,這不就是我們正在學習的項目,學習每個獨立靈魂的不同之處。

 

澳洲地大物博,資源豐富,但這裡的故事卻讓我聯想到蒼蠅王中飛機墜落的小島,資源貧乏,凸顯人性阿!蒼蠅王的故事中,是一群小孩不得已掉落小島的阿!如果要我評論這個〝故事〞〈我強調故事,而不是人,因為我誰也不認識,我只對故事有興趣,先不論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千萬不要把我分成藍或綠,我上過評論文學的課程,只是單純想要拿出來和大家討論,千萬不要用高道德的帽子扣我到處講人是非,因為我誰也不認識〉。

 

大屋的人把體制擺於至高無上的地位,猶如任何法律不可牴觸憲法,唯有透過公民投票一致通過後,才准許破例放行。許多原則的東西被大屋捨棄掉,比如助人為快樂之本的最基本原則,「三個女生可以在附近花點錢找到住宿地點」,從這點可以看出大屋由錢出發的思考邏輯一直在陸陸續續影響著住進大屋的人,而訂出的體制大多和錢有關也不讓人意外,大屋漸漸地用錢豎立起自己四周的高牆,住在裡面的人不得人尊重,而他們也無須別人的敬重,就像把人擋於花園外牆般,雙手緊抱胸前,而非雙手迎向天空。

 

澳洲人接受不同文化的包容心態還勝過大屋的人,因為連大屋的人都可以用體制來拒絕住在大屋的人,某種程度的可悲和可嘆,這群大屋的人在澳洲的集體優秀邏輯都是從金錢做為出發,在這當今世道下,是資本主義太過猖狂還是人性太過自私?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Ebsnova
  • 最近的亞洲澳客可能沒有幾年前那麼浪漫...
    韓國搶錢團...擺明就是來賺錢,沒什麼好說的~
    台灣也不遑多讓,亦有許多為了錢、逃家份子...

    也不能說什麼對或錯,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不幸碰上不同道的人,會讓人非常受傷....


    英豪哥說您是在埔里大坪頂的澳洲專家,這2篇轉載的文章讓目前在澳洲的我多有感慨;不久前我才逃離了一夥人,來澳洲4個月了,逃了2次,都是不同道的團體疙瘩...
    可能原本住山上,又直又宅的緣故,不好跟其他人相處or相處常出問題...Orz

    我只是一邊在國外旅遊,偶爾做做不同的打工維持生計,追求內心平靜的宅鬼XD
  • 其實也不需逃離那些人啦,"心遠人自偏"啦~~
    一個人去澳洲,本來就是一個人阿,如果有認識,合得來那很好,如果不行,也無所謂的,不用拿這件事情太困擾自己 :)
    你認識豪哥阿?

    aligachou 於 2011/02/01 14:55 回覆

  • Ebsnova
  • 其實台灣人也不見得這麼糟糕啦!
    每個人的接受度不同,又或者是...
    因為遇到不少外國人,他們都聲稱『我之前在某處,最好的朋友就是台灣人』!

    或者是有不削與同胞說話,只跟外國人熱絡的...

    您好!我叫Ebsnova,因為這名字太長(blog筆名來著),所以被澳洲的台灣朋友強制改名叫Ching(慶),取中文名字尾...
    至今只有番茄工廠一個印度superviser叫我Ebsnova...

    現在跟豪哥是同一個自行車隊~埔里路難爬車隊

    新年快樂!跟您拜個晚年~
  • 新年快樂阿 :)
    你的名字從頭看到尾,我只記得Nova........
    你也在埔里阿,改天聚聚 :)

    aligachou 於 2011/02/06 01:38 回覆

  • 文化原住民
  • ㄏ哈囉,我們不知道要如何找妳我在網路打字太慢了,能給我們一次通電話的機會說明來意嗎?0989681644-這是台灣遠傳電信的門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