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120001.JPG 

北海道要是真有那麼一點可以放入記憶的,我想起好友雪倫說的一句話:「去了北海道真讓我難過,除了老人跟花海,路上一個年輕的帥哥都沒有。」北海道至此矇受不白之冤,我甚至把北海道和昂貴交疊起來,看成同一事物,團費將近六萬,要一個從骨子裡都標記著背包客的口袋中撈出六萬,不是一件易事,但痛苦也就付錢那一瞬間,想著撐八天快樂的嗎啡,那一針也就不覺得痛。

 

滑雪要扛的行李很讓人頭痛,雪板、雪鞋、安全帽、雪衣和保暖衣物,去年的指導員訓我帶了兩個行李,在高鐵站邊走邊喘邊拖行李,還沒滑到雪,手就要先掛急診看脫臼,還眼睜睜看著我的高鐵班次在我面前關起門來,直接開走。今年學乖又變聰明,只帶一個板袋,把所有行李都塞入,有著內褲只穿一件絕不帶第二件破釜沉舟的氣勢,整件行李約16kgs,一整個很神,重點是我是女生(大笑)

 

今年的指導員訓是個里程碑,報名參加的人數snowboard多於ski,代表著愈來愈多的人知道滑雪不只有ski的單一選項,也預言著往後會有更多的人選擇snowboard,總共有13位新進人員參加考試,3位去年沒過要補考(我就是補考的其中一位)

 

 

 

今年大家的程度比去年好太多,很多動作Brian一教,大家都做得很好,根本就不用太用力指點迷津,好在我是去年參加的,當年大家程度落差太大,落後的一群被教練很用力地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帶著,我幸運地學到很多東西。傑克省說他當初參加的前三天是拉著窗簾才站得起來,我是滑完回國後,才發現體重掉了三五公斤,四肢痠痛、脖子扭傷、頭還被別的成員撞到差點滑不下去,到底是誰說出國滑雪很爽的阿?出國要付出昂貴的代價,身體又要受到極大的苦楚,這種程度跟兩棲蛙人要過天堂路是一樣的感覺,指導員訓跟一般的滑雪爽團不一樣、不一樣。(急忙澄清)

 

不過今年我倒是滑得很爽、很輕鬆,除了以專業的姿態背面翻滾兩三圈、頭再狠狠地撞地面兩下外,好像一整個也沒什麼值得說嘴,今年倒是少了一種很敢衝的跳跳fu,明明知道用力給它跳下去也不會受傷,但不知不覺腦袋開始出現分解動作,想愈多就做得愈奇怪,還讓我一整個用heel side打橫飛跳過去,最可怕的是在腦海中播放在指導員訓國內講習的恐怖受傷影片。在滑的過程中,腦袋千萬不可以思考太多,憑身體的感覺滑絕對會比較有fu,顯然,我已經從經驗型變成認知型,是老了的象徵嗎?

 

 

 

最可怕的是北海道的伙食辦太好,除了有甜點蛋糕之外,還有吃不完的霜淇淋,那些餓很久的叔叔伯伯們還在居酒屋點了一大碗公的飯、一大碗公的拉麵,再加上像馬桶一樣大的火鍋,我極度懷疑他們不是來滑雪的,他們是假裝來滑雪的餓死鬼,不過我還真的是胖著回國的阿!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