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去澳洲打工度假,第一次出國這麼久很挫,不是表弟挫,是他媽很挫,三不五時打電話問班機、問保險、問工作,還要求我主動打電話關心一下表弟,當我問表弟時,他都說沒什麼問題,他有朋友在澳洲會罩他,住宿和工作都會搞定,一付很吃得開的樣子。我阿姨還是很擔心,抓著我問東問西,典型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阿姨沒事扮演起吃力不討好的太監角色,而表弟就是一付樂天知命、老神在在的悠然。主事者都這麼閒情逸致,我再主動關心下去,第二個太監準是我沒錯!況且他朋友聽起來就很厲害,保障工作住宿,真的可以去開個代辦中心賺外快,我真的想跟阿姨說:「真的要幫助他的人,我可能排在最後一班車都擠不上,況且他連一個緊急的問題都沒有問過我,我真的不知道要幫什麼,想要幫卻無從幫起。」

 

阿姨又追問,問起了Hugo的姨丈在澳洲布里斯本開旅行社的事情,心裡想著表弟也許可以〝被照顧一下〞,但這種關係反而更麻煩,因為Hugo姨丈常年待在澳洲,原本就不親,一連絡就開口要求幫忙,會讓我很為難,連我去澳洲都沒見上Hugo姨丈一面,唉!我又有多大的能耐?再說,連我都想不出我自己能在旅行社替Hugo姨丈做什麼,旅行社是需要長期的工作人員,「不要問旅行社能為你做什麼,先問問你能為旅行社做什麼。」這才是賺錢的道理。

 

還是靠表弟的朋友比較實在。我心裡真的是這樣想的,阿姨卻不是這樣想,擔心得很。唉。一個願打,另一個願挨,孩子怎麼做,父母怎麼接招,孩子不懂得父母為兒流浪在外的擔憂,不懂得找尋更清楚的資訊來讓父母心安,思想上的不成熟讓人憂心。而恰巧我又不是一個循循善誘的老師,學生要跳火坑,我不會跪著求他不要跳,剛好跳下去就照我的劇本演,沒什麼大不了,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個人承擔,老師我從頭到尾吃冰喊燒看熱鬧。一個火坑都不讓學生跳,學生就不會知道代價是什麼,也不會知道要承擔什麼結果,更不會知道要付出什麼,而我就是這麼贊成表弟出國賺錢還卡債,但阿姨擔心表弟把持不住,在國外購買自制力不夠,一個火坑接著一個火坑跳。

 

已經在澳洲的表弟要解決的問題已經不是自制力這麼單純,已經提升到如果不找工作就會餓死的狀況,預計表弟手邊的盤纏撐不了多久,每天要跟找工作這檔事奮戰,那當初的朋友呢?

 

有這種疑問很正常,但正常人對這種期待也不高,別把「出外靠朋友」當萬靈丹,別人幫忙是人情,不幫是道裡,別以為把人家灌上朋友一詞,所有期望往朋友身上一套,就以為朋友要為你把屎把尿、消災解厄,還兼說笑話娛樂,要幫忙解決所有背包客的疑難雜症,包括住宿、工作、銀行、交通、保險等等,朋友不是這樣靠的,如果朋友肯為你做到這種地步,這證明交情匪淺,這位朋友真得不錯,但這種人不是常常會遇得到,常遇到的是比自己還爛的爛人。表弟的朋友能在這些項目中解決些許的問題,就該要謝謝人家,不應該有多餘的奢求,真正要做的事情是無時無刻要求自己盡最大的努力,在求學階段沒學好,沒關係,這段時間補上英文總可以。如果是先放棄自己來要求別人,阿密陀佛,不可取。

 

也許表弟要經歷幾段的期望失落後,學會如何尊重朋友的幫忙,學會無論何時都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即便朋友有可能只是舉手之勞,也不要隨便開口要求別人。要試想,在國外自身要解決的事情何其之多,自己不先想辦法解決,就先叫一個會英文的人來概括承受所有責任,這樣比起我們這邊的農場,不會講中文但卻有辦法找到工作的東南亞來的外勞還不如,在澳洲不會講英文的韓國人到處都是,卻有辦法找到工作的人,到處都有。況且表弟是要出國賺錢,要硬起來,是合法簽證過去的,就去搶受法律保障的薪資,沒事不要去搶黑工的工作,語文真的不是溝通障礙,只是有點阻礙,好不好?但還是有肢體語言可以彌補。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東風便是自己的心態。

 

表姊我寫的可是很中肯,表弟你需自力自強地找資料,表姊我這有資料絕不吝嗇,只等你開口問,假若你不開口,我不知道你的需求,塞再多都沒用,因為我不喜歡當太監,阿姨總是說你太年輕不懂問,我是覺得從頭到尾你不做功課,不知如何問起,反正到最後你會為了生存而作功課,你的人生欠缺的就是這種態度。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