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大爺〈註1〉獲選背包客百年難得一遇之經典傳奇人物,千呼萬喚〝屎〞出來阿。肯大爺雖是台灣人,但有泰半的人生都在大陸度過,不知不覺水準和大陸人一樣高,連講話的口氣都有點像大陸人。肯大爺雖不到隨地吐痰這般高水準,但離野狗馬上趴上去想性交的程度不遠,一張嘴,如花都可以說成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發揚大陸高水準之程度連大陸人都自嘆不如。

 

西澳小鎮夏日炎熱,酷暑難耐,常常身著貼身運動小短褲,本人腿又特別長,皮膚白皙,身材火辣,從背影看過去,哇塞,好煽情,可本人一轉頭,常常聽到人家唱黃舒駿的「她以為她很美麗」歌中的「其實只有背影還可以。」不幸跟肯大爺住同一個屋簷下,在肯大爺還沒看清小女子的真面目下,不到二十四小時就在眾人面前宣布:「哇,阿里嘉的腿好漂亮阿,我就是喜歡這種皮膚白皙的女生。」

 

很好很好,受人誇獎可是欣喜的一件事情阿,終於可以脫離「其實只有背影還可以」的歌聲,我想可以先聽聽吳克群唱的「男傭」吧,在澳洲的生活寂寞就罷了,有人可以幫忙燒燒飯洗洗衣也不錯,本人被嘰嘰嘰表哥訓練有素,現在可是一肚子壞水。雖然敝人背影很煽情,趴上來看不到正面沒關係,但母狗不是我的角色,月亮小姐擔綱會好一點,兩位都有大陸背景,要兩岸交流也會比較有話題可聊。

 

一個禮拜後,日本籍同事由美子住到我的房間來。不到二十四小時,肯大爺當庭宣布:「哇,由美子好漂亮阿,我最喜歡皮膚白皙的由美子。」馬的,襪子都還沒幫我洗過一隻,就準備移〝情〞別戀,只因為由美子的皮膚比我還白一點,要白又白不過由美子,要黑也黑不過愛蓮,我在澳洲註定沒有男人緣,離豔遇還稍嫌遠了點,還是聽「其實只有背影還可以」的歌聲比較習慣。

 

幾天後,由美子回日本,野狗的本性露出,又轉回到我這煽情的背影來,沒事就找我看電影/聊天/打桌球。

 

「來我房間一起看電視嘛!」「不要」

「不然我們來看電影?」「沒空」

「用你的電腦看電影也可以阿!」這人是頭殼壞去,還是神經一聲啪斷掉忘了接回去?

 

「對不起,本人很忙沒空,正在用電腦。」坐在餐桌上,我頭也不想抬,忽地,旁邊多了顆頭,真是天外飛來一頭,真想給他巴下去。還好不是春天來臨,青春期看愛情動作片的時期,不過這鬼鬼摸摸地探人隱私,還真想立刻叫出超級AV女優,配上吶喊春天的叫聲,讓一隻發情的公狗直接高潮比較快。

 

實在被他盧到電腦用不下去,便直接把電腦借他傳送比較新的歌曲到他的mp3中,這樣他聽著歌比較不會無聊,耳朵至少可以清淨一晚,看過我「嘰嘰嘰表哥」就知我的下人性格。然而,他抱著我的電腦時間走上二個小時,其間不乏聽到他喊:「阿里嘉,這電影好好笑,顆顆顆,一起來看吧!哈哈哈哈哈。」我臉上比吃下三碗大便還難看,這比表哥陰人的級數更高,還肖想有人可以唱上「男傭」幫我洗上一隻襪子,電腦都給騙去,我還是哭哭啼啼地唱上范曉萱的「眼淚」「哦 眼淚,眼淚都是我的體會,成長的滋味。」

 

常常聽人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這招笑臉迎人絕技我始終學不會,人家都誇獎我皮膚白皙身材火辣,邀我入房看電影喝茶,我雖說不給面子,但人家笑著臉迎人阿,要打也打不下去,我是下人性格,怎敢隨便在眾人面前發飆,只要沒有踩到我的地雷,唱盤不跳針,戲就可以往下演。

 

人家好說一句歹說一句,我的電腦就被手到擒來,等著引我入甕,我只能躲回房間暗自啜泣。看官有看過賊太監的嘴臉吧?肯大爺阿諛奉承、屈意承歡,看到有奶白皙妹,張開嘴巴的轉速比大腦的轉速還快上百倍,那奉承就像倒水一樣流暢無阻礙。肯大爺只差沒講出:「老子就是愛你那堅挺白皙又具有生命力的雙峰。」不吃我兩熱騰騰的巴掌,算你祖上有積德。

 

過了個廣告,戲繼續演。

 

肯大爺抱著我的筆電,表情恍惚,一臉高潮,最好我電腦有高樹瑪麗亞,也最好是肯大爺把床鋪好,房內灑上香水,套子也順便套好,放上無敵超響音樂,不然等一下有人春天吶喊聲大了點吵了鄰居,鄰居會按門鈴請發情的狗不要亂叫就尷尬,待事事樣樣準備好後,我等會到廚房拿把菜刀順便直接把肯大爺變成名副其實的太監,也省的在月亮小姐家租房間時被月亮老公誤會,直接脫下褲子可以驗明正身,也了我一樁賞他個名副其實的心事。

 

行為很犯賤

嘴臉像太監

橫批,我一刀了卻你的心事

 

肯大爺本身聲調高八度,和太監李連英奸佞的程度差不多,日常吃喝拉撒唉唷唉唷地叫,但公狗吃屎的個性改不了,遇妹便狂吠,在西澳小鎮不知聽過幾百遍。會叫的公狗不會咬人,的確,細究他的愛情史,他始終搞不懂女生願意跟他牽手卻不是他的女友,他問:「這不是女友是什麼?為何還會跟學長約會?」我只能回說:「上床都不見得是女友,牽手算什麼?」

 

「那,那,那,那這樣頂多只能得到我的身,得不到我的心,唉唷。」太監大發嬌顛地說。拜託,三十歲當太監已經夠可憐了,不要再裝廢人了,請您趕快把斷掉的神經接回去,沒有人在乎您的靈魂,您靈魂的死活跟報紙的社會新聞差不多,不看也不會少一條腿。

 

每次肯大爺都會說上他自己癡呆的愛情故事,愛情故事我聽多了,主角不是笨不是傻不是呆,而是蠢,生病有藥醫,蠢沒有。唱盤聽久了都會跳針,我請肯大爺換換另一故事講講,算機率也要有次數,次數發生不多林老木是怎麼分析阿?就算武功蓋世的愛蓮在旁也沒轍,會叫的公狗,這咬人的技術似乎有欠磨練,從頭到尾,就一個這麼蠢的愛情故事。

 

太監逢迎拍馬不稀奇,肯大爺的笑臉迎人神乎其技,對女也對男。對著女生當面講:「眼大電眼真迷人」下一秒對人說:「那女人胸部太小沒人要。」對著男生當面說:「長得帥的人真順眼」轉個頭就對人講:「那男的太矮沒派頭。」我這只有背影的人怎能有好下場,話了傳回來:「我怎可能會看上阿里嘉。」肯大爺說話態度非常輕蔑,我在遙遠的一方還不小心聽到,馬的,又被陰了一道,當初應該讓貞子從我電腦爬出來嚇死你這個死太監。

 

人前一套,人後又一套,根本就是假假假,太監整個的人生就是假。

 

老闆:「大家打掃完才可以走。」

肯大爺:「是,是,老闆,馬上做好。」駝著背低著頭,假裝小跑步拿掃把,對著我說:「要不是老闆在看,我才懶得掃。」幹,你有必要拍馬屁拍成這樣嗎?

 

肯大爺行為很賤很自私,但嘴上告聲饒,好聽的話說上兩三句,姑姑嬸嬸大爺大叔行行好別計較,剛開始很受用,人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不給面子也給人家機會。然而,時間是考驗人心的最好測試劑,他樣子照做,好話照說,爛戲照演,唱盤都跳針了,還看人演爛戲?散場散場回家睡覺。隔天睡醒了,該修練一下,好好琢磨人家的神乎其技去。

 

最後和肯大爺同住沒多久終於結束一場惡夢,輾轉經歷幾次搬家後,他搬去和月亮小姐家同住,最後在我離開西澳小鎮前一晚,被月亮老公一腳踢出。是卡爾馬運轉的結果。

 

〈註1〉延伸閱讀:月亮小姐

 

創作者介紹

阿里嘉的異想世界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
  • 不夠不夠啦
    肯大爺的篇幅太少了
    這個假阿陸仔當背包客硬闖澳洲的故事也是高潮不斷
    他跟他姊都是一代奇人呢
    來個傳奇六
    讓我們看個過癮吧...呵呵

  • 我也想多寫寫,怎麼他在我腦海的歷史消失得很快,我須要你們幫我恢復記憶啦

    aligachou 於 2009/06/05 23: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