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57  

 

澳洲人愛運動,這樣的印像跟澳洲人接觸後一直不斷得被加強,一些奧運比賽項目,似乎用不了太多的力氣,就有不錯的表現。在澳洲打工,可以感受他們不需要太多的工作時數,他們可以把工時讓給亞洲人,說他們lazy,其實也不盡然,來日本二世谷的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人其實很勤奮,他們說自己很relaxing,不是lazy。如果真正懶惰的人,大概也不會花心思去運動。

 

在澳洲滑雪是全世界最貴的地方,儘管如此,他們在北半球有如螞蟻大軍瘋狂地尋找地點,佔據日本二世谷雪場,這會兒講日語反而有點怪,大多數的人都操著澳洲口音,連台灣來的背包客,都受過澳洲文化的洗禮,不時出現cheers mate。澳洲總人數不會多過台灣,但雪地裡滿山遍野地跑,每年一來就是好幾個禮拜,對於天氣、地形、專業知識的吸收速度,遠遠超乎想像。

 

澳洲的愛好運動,幾乎包下整個二世谷,這讓我想到台灣人愛吃的風氣,吃著青森蘋果,想起台灣竟然包下青森縣蘋果產量的兩萬噸,日本核災後,台灣人不買單,青森縣縣長不得不來台灣促銷蘋果。一種包,兩樣情。台灣在專業的休閒運動這一塊,還是落後得很。難道台灣的休閒運動只能在河邊烤烤肉、洗洗腳?〈又是跟吃扯上邊,真是讓人氣餒!〉不過目前出現愈來愈多的人投入激流泛舟、衝浪、攀岩這類的極限運動。

 

讓我覺得驚訝的還是澳洲年輕人的活力,很多都是大學畢業的年紀就已經背起行囊當背包客。沒有錢有沒有錢的玩法,有一位澳洲即將當老師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到日本換宿跟我當同事,因為不喜歡浪費食物,每當滑雪滑到過午肚子餓時,就會到餐廳的返却口拿別人吃剩的食物。對於這種做法,有很兩極的講法,大多數的日本人幾乎無法接受,甚至說出這樣不好,我倒視為非常有活力的做法。我們被這社會教養著,不如說是被教導著如何被制約住,若現今處於森林,無法用錢換得食物,不過就是取之大地食材,而在雪場不偷不搶,哪有這麼多的分別呢?

 

最近對於交換一事,也看得非常輕淡。總想起,梭羅的湖濱散記,梭羅跟朋友約在遠處的地點,梭羅用走路到達所花費的時間遠比朋友還少,朋友賺了錢換了火車票才到達地點明顯多了好幾天。我們都是一群中毒的滑雪客,到底是要賺多一點錢再滑雪,抑或直接就這麼換宿去滑雪,這邏輯跟梭羅和朋友之約的邏輯差不多。交換一事,考慮效率,而非社會的地位和觀感,走路去赴約和坐高級的火車其實沒什麼分別,反而是我們被社會的教養,制約太多忘記了活力。與其說我們被教養著,不如說自身被圈禁著、也被自己的想法奴役著。我們的奴性太重,只知道在這社會換得錢後,才能換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但其實還有很多選擇,別被這社會殘酷的22K給唬住,世界還是很大,而你最想用你現在的技能換得什麼呢?以前總是笑笑地說吃飽飯沒錢付,就去洗碗,現如今為了滑雪,真去交換住宿洗碗去了,而該死的,我還很愛這種生活。

 

另一位澳洲同事約莫二十五,去英國念書,在加拿大混過,拿CASI level 2 SB instructor,他在異鄉混過那麼多年,那種背包客隨時都可移動的堅毅眼神一眼就分辨得出,也許流浪多年,很多知識都從網路獲取,學攝影、學判斷雪崩,在沒有人教的情況下,大量吸收網路資訊,如果有幸碰到專家,我想他應該會興奮到一直問問題,問到三更半夜都不會累,真是很有活力的年輕人。

 

台灣也是有活力的年輕人,而且是愈多愈好,三十歲前的年輕人,能換到什麼呢?有活力的年輕人可以換到的絕對不只22K的行情。

 

aliga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